David_1981 发表于 2009-2-1 20:40:07

《浪漫满屋(穿越时空)》 BY 幽冥贵族 【完结】

浪漫满屋(穿越时空)   

一开门,就见一个半裸男在我那袖珍客厅里玉树临风的站着,正准备继续脱裤子。
手里的钥匙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也盯着我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好容易才用颤抖的声音挤出来一句:“你,你是什么,什么人,在我家做什么?”
你家?这里怎么变成你家了?要不是刚才握着自己腰上的钥匙捅开了防盗门,我可能还真以为是误闯别人家了呢!可是,看看那袖珍沙发,啊,这么变态的颜色明明就是变态老姐恭贺我迁出家门特别馈赠的;看看那亲切的小21寸,老妈从我卧室里搬来的跟了我六年了绝对不可能认错;看看那生命力顽强的仙人球,老爹说可以防辐射专程过继给我的!还有,很久没拖的地板,堆成一团的脏衣服,昨天泡了面还没来得及刷的一个锅一个碗,和实习时偷单位材料自制的小铁锤子……等等等等种种迹象表明——这里绝对是我刚搬来两个月住得还挺舒服的陈氏贵族别苑!
“不好意思,这里是我家,倒是您是怎么进来的?”咬牙切齿的逼问,早就知道租金便宜一定有问题,没事断点水啊电啊什么的我还能忍忍,竟然能让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轻轻松松给翻进来,我还是个无产阶级啊禁得起这么偷吗?
听了我的话,那人瞬间脸色就惨白了,裤子也不急着脱了,手抖得更厉害了,活像见了鬼——“难道,难道谣言是真的,还真出现了……”嘴唇也开始发紫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是我现在不欢迎客人,你也看见了,我这没什么好偷的,你就快请吧!”我不耐烦的说,但是心里也有点敲鼓,这人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力可是能不毁了大门就这么进来说不定也有两把刷子,这么刺激他没问题吧?虽说我长了这么大个子,实战经验可真没多少能不能自保还是问题。
他仍旧吓得抖个不停,半天又憋出来一句:“我知道占了你的房子是很抱歉,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再留恋了早些去投胎做人才是正道……”
@#%^&$@$&^*!!!
这叫什么话?跑别人家来诅咒别人早死呢?我承认,我年轻,我容易冲动,我一时没忍住,冲上去就给了他一脚,正好踢在膝弯他脚一软差点就给我行了大礼,摇摇晃晃了一会才站稳。稳住之后他才没那么害怕了,瞪着我不可思议的看了一会儿,“你没死?”
“你才死了呢!!!”一时也忘了应该叫他滚出去只顾着纠正他错误去了。
“你是不是吴显?”他不知好歹非要继续追问。
“吴显个P你装什么半仙学人家猜名字!你大爷我叫陈旭!”我吼回去。
只见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又皱起眉毛,径直走到我家大门那里东摸摸,西敲敲,然后又迷茫的走过来,在我身上东摸摸,西捏捏,搞得我没心没肺的笑了好久,才恼羞成怒的推开他,“你干什么!”靠,不会是个同性爱吧知道我长得倾国倾城很是祸害可没想过要连带把的也不放过的勾引!
他很是不解,不停的自言自语,“奇怪,明明……究竟怎么做到的?”然后很不客气的逼问我,“说,你是不是外星间谍?你来地球做什么?”
我又是一脚踢过去——你长那么抽我还没嫌弃你是外星间谍呢!
他又摇晃了一会,挣扎着站直了,“那你说说现在是什么时间,你在哪里?”
“现在是下午5点过……”我看一眼时钟就想报时,“靠!你当自己便衣啊给我滚出去!”我怒~
他还是一片迷茫,“等一下,别吵别吵,你让我好好想想——”冲我伸出手示意停止,然后转身向我那片袖珍的电视墙走去。
正准备阻止他的我很快就被眼前的画面震慑得僵住了——
只见他,奇异的穿过了我的小茶几,穿过了我的小21寸,穿过了那片电视墙,不见了……
原地石化了两分钟,震惊的我发狂的冲到卧室(电视墙后面正是我的卧室)拉开了门,他端坐在我床边冥思苦想。
又石化了两分钟,我摔上了门。
这算什么?穿墙术?还是鬼?不对刚刚明明就踢过他两脚我又没有修炼过怎么可能踢到鬼?那就是,外星人?不不不我怎么被那小子给洗了脑!怎么可能有外星人!肯定是他有超能力!没错,他有超能力难怪轻易进了我家!!!……
“我想出来了,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啊所以可以穿墙进我家?”正想得投入那小子忽然破墙而出来到我面前兴奋的问道,“我对这些非自然现象还挺感兴趣的要不你就在我家玩两天?”小眼睛也亮闪闪的像是捡到宝了。
又一脚不经思考的飞过去直接导致他又摇晃了两下,“纠正你两个重大错误,一,我没什么狗P超能力;二,这里是我家!”
“是我家!”他不服。
“我家!”
“我家!”
“我家!”
……(看来暂时不会有什么进展了特别做了消音处理……)
※※※z※※y※※z※※z※※※
后来过了好久我们才搞清楚这里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家——具体原因说来话长各位看官自己看着后文慢慢推理吧。
既然是我们两个人的家,那就都是名正言顺的主人谁也赶不走谁只好万分无奈的开始了令人心惊胆战的同居生活……靠!都是大男人同居个P完全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没什么深层含义可供追究!
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突然之间住在了一起,自然要多别扭就多别扭。但是更别扭的是我们还没法改变这种状况,不得不天天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穿墙我看着你隐身……
那小子叫做欧阳翼,大一,比我小,仿佛因为和我同样的原因被家里赶了出来,和我一样讨厌住宿舍怕别人刺探隐私在外面租了屋子,结果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遇到了我这个有缘人,专业是计算机。
掌握的情报就这样了。
生活习惯不一样真的是一件让你尤其郁闷的事!
首先,我是可怜的车辆工程大三的学生,天天都得乖乖上课点名宝贝学分,还有写那也许会成为毕业论文的学年论文,还有那伟大的锻炼身心的提高我们社会实践能力的实习,整个忙得晕头转向度日如年,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晚上回去补觉,可是,欧阳弟弟是清闲又精力充沛的freshman,天天白天在家睡得昏天暗地到了晚上倍儿精神的爬起来打游戏冲关练级,虽说他在干什么我其实是看不见的,可他偏偏是个性情中人感情特丰富,升级了高兴得夜半歌声,被人抢了东西骂得那叫个义愤填膺,偶尔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被暴尸荒野更是砸键盘摔鼠标的长嚎不断——更精彩的是他的电脑好像就放在床边……
忍无可忍!
“你他妈就不能安静点让我睡会儿!”翻身而起,狂吼的结果是隔壁的拼命砸墙。
“对不起啦你没看见这人有多贱自己都多少级了还来抢我打出来的东西——”
“……求你了你就不能晚上睡觉白天再玩啊?”恨不能把自己摔晕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我可是校园网耶!白天人多卡死了那能打吗?”
“有钱跑出来租房子就没钱自己装条网线吗?”
“有资源就要充分利用!而且,我会白天睡不是为了晚上给你腾床吗?”
……没错,就是这样,经过我们的对比发现只有床是完全重合的,真是,哪里重合不好只有这么个地方重一起……
“那你安静一点行不行~”我已经不行了,三点,六点半就得起的我还剩下几个钟头用来睡?
“好啦,真是罗嗦,我戴耳机!”
闭上眼尽力忽略那频繁的鼠标电击声,自我催眠催眠催眠~
……
哈,这只是我们同居矛盾中最可以理解的,毕竟大家同居都有可能遇到这种事,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习惯了就好了,但是我俩情况特殊,还有许多大家想象不到的麻烦。
民以食为天,首先当然是从吃饭说起。
由于厨房实在是太小了我向来不会委屈自己在那里屈就,都是坐在客厅里吃,可是,对他而言,我家客厅好像是,恩哼,好像是浴室(难怪第一天在那里脱),所以他看见我吃饭时总会笑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还很好心的提醒我不要靠近衣柜因为那里是马桶——
厕所,厕所,我的衣柜是厕所,他钻进我的衣柜是在上厕所……
而他吃饭的时候竟然给我趴在我可爱的本本上面,害我明知道没必要担心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好半天——别溅上去,别掉下去,我就这么个宝贝,坏了跟你拼命!——其实完全是穷紧张因为我能看见的只有他而已,并不能看到他手上拿的是什么,当然他的吃饭在我看来就和演员在表演哑剧一样可笑……想来我在他看来也是那样了。
然后就是每日一次的洗澡啦!
都说了客厅是他澡堂,所以每到那么个特定时刻他就开始在我家客厅里表演起脱衣秀来害我十分不好意思落荒而逃进卧室,但那小子还敢不知死活的跑来问我可不可以到厕所里面去不要一直坐在那里看他洗澡搞得他很不好意思。
谁看你洗澡了我在看一片雪白的墙壁好不好?
“我知道,可是在我看来就是一直在盯着我洗澡啊……”
无语。
进书房,狂敲论文。
还有很多例子,不胜枚举,反正就是他总在奇怪的地方做着奇怪的事,还抱怨我老是打搅到他……
不知道说了这么多,看官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没,简单来说,我的屋子和他的屋子空间上好像重合在一起了。但更奇妙的是我们能看到彼此,仅能看到彼此而已,所以才会有前面那一系列的穿墙,并不是我们有超能力,而是因为对方的墙对我们而言根本是不存在的比空气还空气。
※※※z※※y※※z※※z※※※*
“你还真的是很奇妙的一个人啊,明明怕鬼胆小得要死,还偏偏晚上才出来活动!”又被吵醒的我无奈的抱怨道。
“那是因为我以为这里有鬼啊!你都不知道他们说的多绘声绘色连名字都有……”
“吴显是吧?”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给我起的名字。
“对!就是那个!所以租金那么便宜!……你不要在晚上提吧?”
……
其实还是胆小嘛!
“我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到底怎么办啊?”反正睡不着,索性翻身爬起来。
“怎么了,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啊?”
……
没什么不好,天天嚷着要我不要偷看他洗澡的是谁?
“你就没有想想以后应该怎么办吗?”我有点抓狂,难道就我自己一头热不成?
他转过来冲我嘿嘿一笑,“有你挺好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会有点怕。”
……

David_1981 发表于 2009-2-1 20:40:27

那你还搬出来?那你不住宿舍?
完了完了!我又无力的躺倒下去,年轻人就是年轻啊,都不晓得世界上有句话叫做习惯是最可怕的,等你习惯了和别人一起住那就什么都完了,偏偏我这人适应力还特强,真怕一个不小心就习惯成自然见怪不怪了……
郁闷至极的时候我也会想,其实这样的同居还挺好的,至少不用真像两个人一样,刷两人份的碗,洗两人份的衣服,做两人份的饭菜……只当多了个摆设好了,闲来无事还可以聊一聊解解闷——
我有什么可聊的我有什么可解闷的我现在是繁忙得脚不沾地的大三啊还整天被这个兔崽子荼毒搞得我天天睡眠不足!
“有那么痛苦么?看你长的挺好看我都不嫌弃你了。”欧阳翼皱眉。
哼,你倒是因为我长得不错不嫌弃我了谢谢啊,那我呢,我要因为什么不嫌弃你啊?
※※※z※※y※※z※※z※※※
时间流逝,如大江东去,那个快啊,那个坚决啊!
三个月后,我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已经习惯跟这小子同居了。
开门之后没有听见一声“回来啦床给你睡!”我会不习惯;一到了某人的洗澡时间我就自发的进书房去敲电脑;不再在客厅吃饭因为他说那里离厕所太近了;看见有人在墙壁里穿来穿去也熟视无睹;回来不跟他交流一下一天的感想我就睡不着觉……
啊啊啊~!哀号!种种迹象表明我完了我已经完全习惯这小子在我旁边晃了!
“你成天不去上课真的没问题吗?”我还变成他老妈了。
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回过头,“旭啊~别看我这样我可是班上的NO.1哦~”
……
是在讽刺我就算是累死累活也不过低空飞过吗?郁结!
“没关系,你长得这么好看学习烂点无所谓的肯定有人愿意养你!”难不成是在安慰我?可惜——一脚踹在膝弯让他又情不自禁的晃了晃。“旭啊,我要真行了礼你给压岁钱吗?”
@#%^&$@$&^*……
“算了……不要光玩游戏学习学习你可是交了学费的!”越来越,比他老妈还老妈……
笑得像谢了又开的花儿。
恶寒。“我上课去了!走了!”
“哦,专程回来就是为了提醒我这个啊?”
……
是啊,我专程回来干嘛的?
恶狠狠的瞪他一眼,怒气冲冲的开始穿鞋。
“要走啦,听说要下雨拿伞啊……”还没说完我已经摔上了门把他那张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的花儿脸给震出脑外。
结果,后悔了。
孩儿脸,说变就变,还真下起雨来,噼里啪啦,雷声再轰隆隆的一滚,很有气氛。
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打电话让他带着伞来接我——
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就愣了,紧接着抱住柱子就猛撞了两下,完全无视周围惊吓的目光埋头冲进了大雨里。
我真是疯了。
开门就看他站在那,见我进来就把手递过来,“告诉你带伞了你还真蠢!”
我疑惑的看他空空的手一眼转身去浴室抓了根毛巾擦起头发来,“总算知道逃课的好处了,可以躲过天灾啊。”却见他神色一黯,手也就那么垂了下去。“怎么了?”
“没事,你快点去洗澡换衣服要不明天就不用上课了。”欧阳翼淡淡的说。
我又哪里招惹到他啦?
晚上睡得早,因为觉得昏沉沉的,想必是太缺乏睡眠了。
可是,很冷,冷得我不由颤抖起来,迷迷糊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皮重得要命死活张不开,头也不争气的开始脑革命,非常的,非常的不是人可以忍受的境遇,冷,冷到骨子里去了——
似乎一直有谁在我耳边说着什么,也在摇着我的肩膀,可我就是张不开眼睛,“好冷……冷……”
欧阳翼急得快要抓狂了!
床上的陈旭抱着双肩蜷成一团,还不停的叫着冷,可不是今天淋雨着凉了?慌忙抓起床上的被子将他捂个严实,却一点没有好转这才想起对陈旭而言他的被子根本就是空气,下午的毛巾就是例子,好容易翻出来的药和水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搁在了那里,要不去通知他家人,一想到这更是泄气,他压根不知道他的家人在哪电话是多少,压根不知道真正的陈旭在哪。
看着床上仍旧在发抖的人,无计可施心一横学起了古人。
先辈们不要欺骗我先辈们不要欺骗我……心底不停的默念着,脱了衣服爬上床去将陈旭抱在怀里,又过了好久怀中的身体才停止了发抖,呼吸也变得平稳而有规律。欧阳翼松了一口气,明天,一定要把陈旭那些破事都给问个清楚!
※※※z※※y※※z※※z※※※*
很温暖,很舒服。
我情不自禁的靠过去一些,抱住那个热热的抱枕——恩,大抱枕?而且这个手感——瞬间惊醒睁大眼睛——
面前是光光的(只有上面)的欧阳翼,正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你,你,你在干什么!”过于震惊的结果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想先发问还是先训斥他,靠,不会是想酒后乱性吧这小子!
“你感冒了猪,被子呢?”他冷冰冰的开口。
恩,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看了看无辜躺在床下的被子,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大清早的人容易发飙,“说你到底住在哪?家里电话多少!”
“……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说……”你现在这样缠着我我还能忍受,要真缠到我身边来那还得了?
“你不说我就强暴你!反正你现在生病没力气!”
惶恐的张大眼,不会吧,这样更不能说——“淮海路东427号3栋……”说着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我没事说谎干什么被拆穿了岂不更惨?等等,我在想什么,我们不都是男人他要怎么强暴我?靠!你敢强暴老子就反强暴!大不了比比谁大谁小!
他倒没怎么在意,将地址重复了几遍,才又说,“我家在XXXXXX(没注意就听漏了),记住了,去吃药。”
恩?吃药?“你女人啊动不动就吃药!”不就一点感冒吃什么药?
欧阳翼石化了一会,不知道又在想什么,然后笑眯眯的转过身来抱着我,“看你挺精神的要不——”
要,不,还,是,去,上,个,课!一个激灵就要从床上跳起来。今天居然是我们同居三个月头一次一块睡床上,才想到这个事实就令我浑身不自在,加上刚刚那个颇值得研究的强暴,让我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现在不撤更待何时——
被抓住了,“你跑什么跑!”不满的声音。
“我上课!”突然万分庆幸我平时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现在拿出来当借口用也一点都不突兀。
“生病上什么课!”抓得更紧了。
紧张到尽头是会崩溃的,愤怒到及至是会平静的。
我深吸一口气,“你要怎样吧小子?”
他靠过来在我唇上轻轻一点,“想要前辈给我指点一下技术上的问题。”
……
调戏我,绝对是在调戏我,居然调戏我,居然敢调戏我——
你自己不就是个大一的还敢调戏我这个走过的桥比你吃过的盐还多的大哥?轰的一声脑子就被点燃了,也不管大家是不是都是男的这样到底算不算变态立刻给予有力的回击。
也许正是因为大家都是男的潜意识里我认为出不了什么大事所以才敢这么奔放。
结果,结果是震撼的,本来只是玩玩差不多就得了,可到后来一深入就啥都忘记了,发狂似的猛亲了十分钟,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就背过气去。
分开之后才真的愣了。
我在干什么?
※※※z※※y※※z※※z※※※*
脸上很烫,心里很凉。
推开红着脸喘着粗气的欧阳翼,干脆的从床上爬起来,抓起梳子就先对付自己的头发——
“你又跑!”那小子才反应过来恼怒的伸手又要来抓我。
甩开他的手,脸也没洗就往门外冲。
疯了。
我真的疯了。
完了。
世界颠覆了。
从来没这么心不在焉过。
讲台上的教授像在隔着玻璃讲话,记下的笔记乱七八糟犹如天书,点名点了两次被旁边那位捅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我,回答问题深沉得连教授都等得没了耐性终于换了人,打菜的时候呆呆的硬是让派在后面的集体骂了我一顿……
等等等等。
今天一天的表现,整个就是只刚睡醒的蜗牛。
晚上。
转眼就到了我最想逃避的晚上。
就算我再怎么不希望到晚上时间它却永远都是那么猴急由不得别人磨蹭的。可是我自己还是可以磨蹭的,我在外面晃了又晃,晃了又晃,只想着晚点回去,晚点面对那张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的脸,最好是我回去的时候他已经睡觉了……
……
……

David_1981 发表于 2009-2-1 20:40:57

恩?我果然是脑子秀逗了!欧阳翼明明就是夜行性动物我回去得越晚撞见的他岂不是越精神?我应该一下课就冲回去一回去就睡觉才对!
后悔不已的我三步并做两步的往家赶,确切的说,是往床上赶。
※※※z※※y※※z※※z※※※**
进门一片漆黑,这对我来说还真是相当稀有的体验。
摸着墙壁的开关摁下去。一片雪白的亮光,刺眼。
等了一会,就看见坐在客厅地上,靠墙睡着的欧阳翼。
没有玩游戏,也没有在床上睡着,在地板上,想来是在等我。
叹口气,走过去。
“喂,不要在这里睡去床上!”
没反应。
“去床上再睡!”
还是没反应。
这个猪!
无奈的把他抱起来,还真沉,吃力的晃进卧室把他丢在床上,坐在一边累趴了。没错,学生就是这么的缺乏锻炼许久不做剧烈运动所以不行了。
看见床上那人笑得诡异。
一个巴掌就落在他脑门上了,“笑笑笑,笑什么笑,醒了还不自己爬起来要人伺候!”
他笑着翻身坐起来,“我是被你摔醒的。”
“那是你活该!”没见过这么拙劣的谎话明明一路上都在那不停的抽骗鬼啊!
他不笑了,看了我一会,转过头去。我才想起来今天这么晚回来是为什么,一时也语塞了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我还满喜欢你的。”突然一本正经的转过头来,说。
差点一冲动就又是一脚飞过去,他还没玩够不成?
“恩,我还满喜欢你的。”见我不搭话他也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
又安静了。
……
混账东西!没事把气氛弄这么诡异做什么!我在心里骂道,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倒在床边,“说完了,说完我睡了。”故意忽视他一脸的落寞。
心软了。
软什么软,难道还想变态不成!
他好可怜。
早上说要强暴你的时候有没有可怜!
不忍心。
说你变态你还真来劲了!
……
疲倦的和自己战斗了N久终于迷迷糊糊的睡觉了。
※※※z※※y※※z※※z※※※*
惊醒的时候,他躺在地上,脸上全是汗,痛苦让五官纠结在一起。
“欧阳!你怎么了!”我吓了一跳,赶紧爬下去。
“我,没办法呼吸,好热……”他喃喃低语。
什么?是不是病了?
“你到底怎么了,说清楚!”我急了。
“脚痛……动不了……”
一低头就看见他的左脚全是血,“怎么回事?”想要给他包扎才想起来我房里的东西在他而言都是空气。
“到底怎么了你是怎么弄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痛苦的蜷在一起,还是不停的说着,“好烫,好烫,没办法呼吸了,我没办法呼吸了……”
听得清楚。
迅速在脑中理一遍。
好烫。
没办法呼吸。
受伤。
灵光一闪的同时心也掉进了冰窟里。
这是火灾。
刚想到这层我仿佛就看见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欧阳翼,孤零零的躺在房子里,脚受了伤,周围都是熊熊烈火,浓烟滚滚而来,将他陷在里面,他倒在地板上,随时都会丢了命。
不行,我得救他。
毫不犹豫的埋下头去,吻上他的唇,灌进了大口空气,拍拍他的脸,“起来,翼,咱们出去!”
他迷茫的张开眼,有些困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没有毛巾?有没有湿毛巾?” 我焦急的问道。呼吸是最重要的,浓烟有害,不可以吸进去。可惜看不见周围,我第一次觉得我们离得那么远,恨不得立刻冲到他身边去。
“有,在那边……”他吃力的想站起来,我连忙扶着他过去,他够到了什么东西,捂在鼻子上。眼睛睁不开,眼泪倒是不停的往下流,想来已经都是浓烟了。
我一着急,索性背起他就往他家大门走去,如果没弄错,他家大门在书房那块。
我不知道周围情形怎样了,也不知道哪里危险哪里安全,只好挑最短的路线往门冲去。
背上的他闷哼一声,我急忙焦急的询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他轻声说,“没事,没事,有你在真好……”
我浑身一颤,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把他往上提了提,接着向门外走去。我从来没有觉得从卧室到书房的距离这么漫长过,短短几步我像走了几个世纪,而那扇救命的门似乎永远都那么遥远。
而上天还是眷顾我的。
尽管艰难可我们还是到达了门边。
我急忙把背上的欧阳放下来,现在在我面前的是墙我过不去了,但在他却是希望的门。“欧阳,快出去,快出去!”我又拍着他的脸,才发现他的背也受伤了,想来是刚才弄的。他吃力的推着什么,然后手伸进了墙壁,犹豫了一下,又转过头来,“旭,如果没事了,你要来找我。”
“我来找你!我来找你!”我急着说,只希望他快点出去。
他冲我一笑,“好,我等你。”说完就跌出了门外。
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z※※y※※z※※z※※※**
那天之后,欧阳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我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可是,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似乎还能听见他的声音,还能看见他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还能感觉到——
握紧了拳,心里空荡荡的。
算了,他一定还活着,他还活着就好。
有时候老妈会来看我,老姐也来探过我几次。
据她们说我大概是承受不了太大的压力,搞得无比憔悴,简直就像饱受荼毒的怨妇,无意一个眼神都充满了死人的杀伤力。
瞪她们一眼,没说话。要是知道我憔悴的真正原因估计她们就再也不用来探望我了——当场就被她们给砍了。
事后我想过要找翼。
任我怎样在电视里网上报纸上搜索,也不见关于那次火灾的半点消息,过了两个星期,我心灰意冷了。
开始回忆翼所说的地址,却没有半点印象,当初我怎么就没好好听着呢。
当初我怎么要对翼说谎呢,告诉他一个假地址,这下我找不着他,他也找不到我。
翼。
想起他来心里就闷闷的。我已经彻底疯了,可当我接受了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又不在了。
※※※z※※y※※z※※z※※※*
“说你到底住在哪?家里电话多少!”
“……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说……”
“你不说我就强暴你!反正你现在生病没力气!”
“淮海路东427号3栋……”
又梦见了曾经在一起的事,可是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坐起身来,无奈的摸着自己的额头,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梦见翼了。
今天梦见的,竟然是我们第一次——
梦见的是什么?
我忽然醒悟过来。
当初我骗翼,说我住在那里。如今我们谁也找不着谁,可还是有一个地方可能让我们再见面的!我怎么一直都没想到!
淮海路东427号3栋。
有没有这个地方?有没有?
我跳来,向外面冲去。
来到这个淮海路东时我紧张得心跳都要停止了,一路沿街走下去,413,415,417,……423,425,427……
427号。
没有3栋,只有一个小小的店面,里面是些日用百货。
我沮丧的站住,说不出话来,没有3栋,没有,我和翼不可能再见面了,见不着了……
正在出神,手却忽然被抓住了,也听见一个沙哑得有点颤抖的声音,“陈旭?”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又比印象中的低沉,疑惑的回头,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欧阳翼。
可是,不对,他明明比我矮得多,怎么现在比我还要高一个头了?而且,脸也有些变了,声音也不对,穿的还是西装……怎么回事?
“你是陈旭!”明明就没有疑问的意思干嘛要用疑问句式。
我呆愣愣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看着我像看见了千年老妖。“你,你还是这个样子!你居然骗我!混账东西!我在这里等了你四年了!”说着就不顾大街上那么多人惊吓的眼光硬是将我一把抱住了。
四?年?
我惊呆。是一个月好不好?难道当初不仅是空间有问题,连时间都有问题?难怪我怎么也查不到有什么火灾的消息,原来都过去四年了。
他接受能力似乎比我强,或者是见到我已经乐傻了啥都不介意了。
算了,他真的还活着,还活得不错,我也满意了,还有什么好奢求的?想着,已经抬起了手环住了他。
“想不到再见面你倒是娇小了不少啊?”
……
手忙脚乱想要挣开,却被死死摁住了。“娇小的通常都是在下面,害当初我还担心了一阵子。”
这混账小子说什么胡话!又想挣脱,却还是未果。
欧阳低下头,冲我的耳边低声说,“我们今天再开始同居吧!”
听见了路边响起了一片尖叫,怎么听怎么觉得兴奋多于震惊。
@#%^&$@$&^*!!!
算了,同居就同居!又不是没同居过!大爷我豁出去了!

千年一梦醉千秋 发表于 2009-2-8 17:40:14

o(∩_∩)o...还不错~支持楼主

690428 发表于 2023-11-5 14:37:11

谢谢楼主分享

xiaozhi12345 发表于 7 天前

谢谢楼主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浪漫满屋(穿越时空)》 BY 幽冥贵族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