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 黄金广告[email protected]
查看: 2413|回复: 1

《如风的纪念》 BY 旋蓝天宇 【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19 20: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09-2-4 15:30 编辑 1 b9 g. ]" d# ^8 X! D3 E' a

5 D( n% I; e  G1 k9 v; D  {最近很想他,心里很烦燥,却不知道到哪里去释然。就把和他的经历写了下来,也算是内心的一种解脱吧,呵呵!
2 T! G, V9 d7 Y4 b' C4 ~6 \2 \/ `+ S# f) K
如风的纪念7 d" m' A2 e8 j# Y/ s; J

% f" Q0 H. {# x  F; Q9 L6 c有些东西想让它随风飘散,它却始终在空中盘旋几圈后,又回到我的身边。我像被一根细细的绳子绑住,想忘却无法忘,想走而不能走……+ s" G8 d5 K/ a7 N# U; b
    初中时就知道了他,不过也不算认识。他妹妹和我一个班,所以经常来我们教室,和我们班很多同学也相当的熟悉。那时在我看来,他仿佛神同广大,在学校内各年级各班都有各种交际,再加上他那个时候就有一米八的身高,一种伟岸的形象在我心中很快建立起来了。
- p- i/ B; G" x8 W6 b不过那个时候,对他,我的感觉也只限于知道有这人,就连了解都谈不上,更谈不上会有其他的什么感觉了,何况那个时候我对自己的感情与常人的异处还不太清楚。
: }% x( P7 G$ S% @中学六年过得很充实,让我终生受益非浅。在近六年的岁月里,我和他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经常我都能看见他在学校里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往着,也有时和他参与到学校组织的同一个活动中。2003年,那时我正读初三,学习紧张的我们没有参加学校的英语节的文艺演出。而他那次正好是那次演出的男主持人之一。2004年,同样的晚会,不同的是我已经高一了 ,不同的是晚会的男主持人之一变了,换成了我,而他成了场下的观众,看着我在舞台上的表现。当然,我代替他做了晚会主持人这件事当时我也不知道,后来我们在聊到这件事时,恍然大悟后便是感叹命运如此错义的安排。时间过得好快,我不会在意一个和我并不认识的人的生活过的怎么样,我只是认认真真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在平淡而又富有激情的日子里爱过、恨过、奢望过,也不知道离自己不远的一个人竟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成为自己心中一个始终难以割舍的痛。就这样我度过了六年一去不反的岁月。
7 A1 z1 f6 R, z8 w' d% h3 F
) t0 P  k- F) e1 {- \' F& i& h0 x8 g9 y
高考后,我经历四川最热的一个夏日。在炎炎夏日的炙烤下,我选择待在家里 ,我选择泡在网上。网络是摸不透的,网络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们不知道我们在网络的世界里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步我们将遇到怎样的人。
) N4 Q* @, x' L无聊的我胡乱的加了几个qq群,当然都是我们本地的同志群。开始觉得在这样的群里聊天也满有意思的,至少可以通过文字了解一些和我有相同处境的人,看看他们的想法,也可以更好的认识这个圈子。但后来,我发现那里面的人素质参差不齐,经常说一些让我无法接受的话语。所以很快我就很少在群里发言了。
, |$ ~+ K8 w2 b+ ~" k8 {- W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在群里问道,“有一中的吗?”,“既然是校友。” 我心里有些窃喜到,便和他打上了话。
  ?2 B' b% i$ C! I5 x“好呀!我是一中的,你也是吗?”
7 _$ O- _& h: o# ?; g; [/ o“好。我也是,不过我已经毕业了。”) z' o& m& b( ~( K- a* w; |( B
“我也毕业了,呵呵”# C; i7 C( o: o: L3 D
“那你是哪个年级的?”我继续问道。- b1 t  N! x+ e4 \) v
“我是去年毕的业,你呢?”
$ ?( K3 F( k2 z8 `9 ?“我刚考完高考。你是05级的吧,那个年级我认识不少人了,说不一定我认识你了,嘿嘿!”1 R1 W' V9 u+ k' S: t
“我在学校还算很有名的,你不会真认识我吧?”/ ]6 n9 J5 D) [" ~4 Q  g3 r+ d/ R
“我在学校也很有名的了,呵呵,那真有可能我们认识了。”
4 H7 T8 p' r6 Y( S. |& f5 [“我在学校主持过学校的英语节,也在学生会任职,你呢?”! l; z' u) [  w: S
“不会吧,我也主持过英语节了,莫非……”
6 _% Y2 ]# q  b* Q& H: l( c说到这里,我心里一颤,我开始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就是04年时和我主持英语节的男搭档。这样想着,心里着实有些失望,只因为那位搭档的却长得不怎么样。为了进一步确认,我继续问道:4 Y3 j, s9 A8 m/ ^' Z/ K* Y9 e, K- O
“你是哪一年主持的英语节?”* Y7 A% [! P9 V8 O
“2003年呀,我高一的时候。”+ H/ p' |: r; _% X. ^) O
我心里的顾虑总算放下了,还好不是他。5 a% i6 E& d" K( {9 [/ [
“哦,我是04年和05年。”2 x- L9 b: I6 T/ X# ~$ P( m; N1 F
“哈哈,那我知道你是谁了,呵呵,04年的那一次虽然我没有主持,不过我也到了现场观看演出的,记得你瘦瘦的,戴一副眼镜,满可爱的,哈哈!”2 Z. |3 \: N6 P9 Q% E: X$ n% u" H1 w
“不会吧,丢死了,我还不知道你谁了,你都知道我了。”" J/ r8 x6 x4 T7 _
“哈哈,其实当时你那个男搭档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马上就可以问问他你叫什么名字。”7 {" v4 Q7 r: ^# _0 X/ R. y
“晕,那你也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 p0 h& x  v* R“哈哈,就是不说,你自己去打听吧。”
  L& M8 s' ?+ m# g! ]( ?“那好,我马上得下了,把你联系方式给我吧,我打听到了就给你说”
& k+ r* V+ G" t( q+ x9 l. n) Y他很快就把手机号码发给了我,我也回了我的号码给他,然后就把qq调成了隐身。6 c6 q0 e/ d$ h' b8 M. W0 [/ ]- |0 X
我面对着电脑,思前想后,就想不到他到底是谁。我坚信我肯定知道这人,说不一定还认识这人。当时真后悔初三时没有去看英语节的文艺演出,否则我就肯定知道了。思索着,我打开他的资料看着,我突然发现真实姓名一栏写着筱辉,我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张筱辉。没想到他既然把自己的真实姓名留在了资料里,哈哈,幸好我仔细看了下。正当我沾沾自喜时,手机突然响了,是一条短信,是他发来的:
' _8 o; U  M- R. {“我知道你叫什么了,你的名字就比我们院长的名字多一个字。”! ]' p$ c% y$ B+ B1 X7 H
“那你们院长叫什么?”我回到。
/ m* s) Z& a' @0 A0 b% t“黄川,就少了一个浩字,没错吧?哈哈!”
* I4 H5 U+ I3 b9 D, h. I“别高兴得太早,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了,筱辉同学,嘿嘿!”* \* e2 Y+ i' W# d. K% r
“看来你还真够强,这么快就弄到我的名字了,能告诉我是怎样知道的吗?”
5 A8 i1 ^6 A  e1 o5 O5 G5 H“就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哈!”2 ]) Y5 O+ ~/ b- G# A
……" Z# E0 f6 U$ E1 T, u

( Z6 W& V' I; P( z) a+ [: r+ c, o" }0 r! u( Z+ o
炎炎夏日,让人有些浮躁。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玩弄着自己的手机。这些天我的话费暴涨,只因没事有事就和他短信聊着天。以前中学时对他的认识仅限于非常表面的,而现在我开始真正的认识他,虽然也只是浅浅的,虽然我们连面都还没有见过。9 ]& c+ c& W3 d/ E7 w
一个下午,我看着电视,他突然发来短信:( g, }. q2 b+ P3 l- o0 W( x/ l
“我在邱家嘴同学家,想一会儿一个人去街上逛逛,然后回家去。要不要和我一起上街走走?”  b* p( o& o( A4 ]. Y' w9 T" v
他所在的那个地方离我家很近,可能也正因此想到叫我出去,毕竟他家在城郊一个镇上,进一次城也不太容易。我看了看时间便回短信到:8 U: ^4 Y+ q9 A# H; r! L- Q' b& `
“好吧,我坐车到邱家嘴公交车站,你就在站台等我吧。”1 T& p9 G& k$ z+ ]8 A4 e
“好,我十分钟后过去。你应该还认得我吧?”
/ Z: W* U5 q& h2 @0 u* P, |“当然认得。我出发了,不见不散哈!”
" B8 i1 j# t" Q2 M- [3 t0 d……7 Z7 @1 C8 T9 g; [9 C; Q
一路上我都在想待会儿见了他,怎么给他打招呼,毕竟还是第一次见网友,虽然我和他也算不上一个网友,更不算第一次见面,毕竟以前在学校都相互知道的。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不能太刻意,一切顺其自然,待会儿会有怎样的表现,就跟着自己的性格走。
+ l( A$ a8 h5 B7 R# t+ O我的家乡这座城市不大。一会儿公车就到了邱家嘴。车还没有到站,就远远的看见一个高高的身影站在站台前,靠着后面的广告牌,向公车张望着。我仔细看了看,对,没错,就是他,虽然有一年没见过了,但毕竟在一个学校一起呆过5年,那时也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 d9 l/ ?/ y' q车还没靠站我就把手伸出窗外向他挥手,这也算我给他的第一次面对面地招呼。车停稳后我小跑下了公交车,他微笑的看着我,一种很熟悉的笑容。* n5 U+ Z2 `# c4 V% B
“等了很久了吧?”我首先说到。( X( R; c/ l3 C* S! r* P* G( t
“没有,就一会儿。”他似乎很客气的样子。
6 T. C8 O* Z4 H“那就好!否则我还有负罪感了。”其实我也知道他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不过他既然这样说我也就顺着他。1 S) O5 r  Q; Q, u
“我妹妹刚给我发打电话说她发高烧了,在一个诊所输液。我们马上打个的过去。”6 X4 J$ b# D# x( a" C
说完他就叫了一辆出租车,把我推上了车,他也随即跳了上来。
8 N3 q( p* M% c" N我有些没想到,第一次和他见面就要去见他妹妹,我的初中同学。我对他妹影响并不是很多,虽然同窗三年。不过毕竟不是一种类型的学生,平时交流也少,所以一直就显得有些陌生,更何况至今也有三年多没见了。
5 J- x# Z7 |/ G1 T我再一次感觉到这个城市是多么的小,出租车很快就到了那个诊所。我们下了车,走进了诊所,看见我,我的这位老同学病态的脸上显出一丝惊讶,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说到:
+ {0 u& A7 m% J" X" I* y5 Y9 d“这不是黄浩川吗?你怎么和我哥一起来了?”; N7 y: [/ |' q! R( Z5 h
“你就不知道吧,我和你哥在学校关系一直就不错。不过也主要是高中的事了,所以你不太清楚。”
( L5 H0 `5 ?3 D8 d* d" [8 }( _“对呀,你现在就知道了吧?看,我们毕业后还经常来往,说明我们以前关系有多好吧?”他也顺着我应付到。
4 B& Y4 @4 k! ^6 ^- E" |; z( g“哦,原来这样”9 c# j5 ^! K/ G
我们一唱一和,他妹妹也不能不信了。
: r4 b# |) }3 n% c% l2 [接下来的时间我仿佛成了一个木头人,坐在他旁边。他把所有的注意都给了他妹,问寒问暖的,只是右腿一直紧紧地靠着我,让我有一丝难得的安全感。* S, i* x2 q& R9 ~5 s* O  W2 }; a7 o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输液的药水也只剩最后一点了,很快我们便一同走出了诊所。天边挂着一片火红的晚霞,而天的另一边已经入夜了。2 p! F' w- c" d% N  }
“我要回家了。”我一个人走在后面,突然说道。7 f' z: ~" i$ s6 K9 \# T; t& c
他转过头来,“不一起吃点东西吗?”! {9 r+ t0 v' |) w9 U: U
“不了,家里还等着我回去了。”
3 U  e0 d1 V" f“真是的。今天没想到妹妹突然生病了,都没陪你好好玩玩,就连冰淇淋都没请你吃一个,这么热的天。”- H- U5 Q+ q# Q( ^! x$ i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何况我还不喜欢吃冰淇淋了。”我对他撒了认识他后第一个谎。* {0 g+ o9 Z( X! u, L
“那我就不留你了,你自己回家小心哈!”
, @( L6 |  I6 ^% {0 V2 z8 |“我都快大学生了 ,你还当我小孩呀?再见了。”
0 _7 A+ @0 z2 A4 S他突然将头放在我的耳边说道:
+ P3 n: n. }! n9 j) G5 ?“下次和你好好聊聊,再见了!”
/ g0 Y5 |3 r$ j
( o7 q! v+ S* n- Q1 n" u; J% n3 C% m% |  Z# P- z
同学们都说我多愁善感,我想或许他们说的没错。也许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让我对很多问题,尤其是生活或者感情的问题比其他的同龄人要敏感些。我知道这样不好,也想洒洒脱脱的享受生活,让生活平淡些,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和担心,但是这很难,尤其当我完全认识到自己同志的身份后,我就知道自己这一生必定不会平静。/ [: X4 s7 z* ?3 f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心里面一直装着一个人,那个人是从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我的心里。他是我高中几乎三年的同桌,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室友。在其他同学看来,我俩就是时常闹闹矛盾,不过更过时候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其实,我和他不知多少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其他同学都入睡后,睡在一起,享受着彼此的身体。但是,平时我们都是心照不宣的,虽然我对他对他是有真情的,我也知道,曾经他也真真的喜欢过我。但我不知道的是,什么时候他在心理上开始远离了我,即使我们依然经常在夜里彼此缠绵。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没有情感的相依 ,有的只是肉体欲望的满足。我鄙视那样的生活,但那个时候我却贪婪的享受着这样的生活。我会经常在半夜醒过来,觉得全身烧得厉害,只好偷偷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的走道他床前,把手伸进他的被子里。这样他很快就会醒过来,然后便是赤裸裸的欲望的发泄。
5 o7 a, K/ z  N; D* n9 g2 L' T. X) u在高三的最后,我们彻底的闹僵了,闹得连仅有的身体上的接触也没有了。不过我想那样或许自己还能活得自在些,毕竟知道自己的感情只是被人燃烧的白纸,也就没有太多的奢望,所以也就只好把尽剩的一些纸塞在自己的衣兜里,小心保护着。那个时候身边要好的同学不知道我和他到底怎么了,有的笑我们两个打男人还有事无事的打冷战,有的还不停的劝我同时也劝他,说这么好的朋友就这样闹僵了没必要,何况就快毕业了。我对这些同学很感激,我理解他们的苦心,只是他们又怎么能够理解我。自己也想过把我和他的事告诉身边一个要好的朋友,但又想这样的出柜不是我单方面能够决定的,我毕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就只能作罢。
3 L6 A1 r+ p) S2 X" r面对高考,我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考虑自己和他之间的事。直到高考以后,想和他好好聊聊,我却很难约得了他,貌似他很忙,是的,或许他真的很忙。9 a: q1 [+ h1 N3 a$ k

5 D! E0 g) v0 n' t(未完待续), e$ K. l; Y/ u- O! t

5 g. g# p3 |3 r' e+ [0 B: ?[ 本帖最后由 旋蓝天宇 于 2008-4-19 20:09 编辑 ]
发表于 2023-11-5 15: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同志

GMT+8, 2024-7-22 22:25 , Processed in 0.054887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