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 黄金广告[email protected]
查看: 6348|回复: 18

《男生的第一次》 BY 松水之林 【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30 23: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猫瞳 于 2009-3-23 02:44 编辑 ' n/ a# c5 O! l; E: ?* b' f

1 @8 T- N' {. n9 D/ N认识小正的时候,诚南正在一边打工一边到处应聘,简直焦头烂额的,心情极其糟糕。而小正的出现让诚南的心头仿佛陡然出现了一些曙光。他觉得,小正的可以跳动的眉目、他的举手投足、他磁性而略沙的声音都能够让诚南忘记暂时的疲惫和无助。没有什么理由和过程,诚南的目光被他牵引了。
6 Z" @( Y- F" G8 q5 j
+ ~0 D& ?6 D3 e  R诚南和小正是在电视台的主持人招聘初试中认识的。小正在初试中唱了首歌,而且还是粤语歌,诚南感觉已经把主考们唱晕了。主持人是要说普通话的,而小正没说话,唱歌还是粤语,很不讨巧,所以就没进复试。但他们却认识了。
4 V: G4 j) F3 o# _, o: f8 a
6 \$ V( I! B1 [1 s8 ]
2 x7 x0 Z" P/ B1 `* z. d
/ z1 N% J4 ^9 u# D% f/ z0 V+ x记得那天晚上,他们几个进了复试和没进复试的男生,一起去吃了烧烤,又去KTV里喝啤酒K歌,都有些鬼哭狼嚎、醉眼朦胧的。
5 |! _5 k6 J4 `5 i& r6 U8 U7 a
2 x2 R- b" M, H( z) J" e/ L! m当时尽管诚南也前途未卜,但因为有小正坐在身边,他的周身就似乎被温暖着了。而事实上,诚南跟小正从认识到现在一共也没说上五句话。
9 |+ c0 l5 ~8 G' f
$ [  t; c  J5 m2 U那天小正是“麦霸”,没完没了地唱。他的歌其实唱得很专业范儿,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考试的时候就唱得那么糟糕。
5 S) f$ o. k! w5 _1 K, ^) Q/ C: p% D( S
小正是个时尚的男生,似乎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散发着一些前沿的味道,那味道可以把人的目光击撞得“咣咣”的,诚南有这样的感受。那天小正在不停地干着三件事,K歌、喝啤酒和上厕所。有一刻他不唱了,就歪在沙发上歇着,目光中有一层厚重的忧郁。他们是一群在这个城市里闯荡的愣小子,自信而可怜。诚南以为他此时一定需要安慰,就抓住他的手。小正没看诚南,却说:“你的眼神很贼,是不是想打我主意啊?我可是鸭。”
2 b. O( p2 G# l8 x' ~1 `
+ d5 D: i* K) c0 ?8 h- W" v  C  F/ _听他这么一说,诚南蓦地放开了他的手。小正见了就很邪性地笑。诚南为了制止他已经吸引了别人目光的笑,就问:“你是鸭?那今天跟我走。怎么收费?”2 ]" t: `/ K: ^9 R

) u/ b$ j; `9 r' ]/ q- J9 x小正不笑了,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说:“我是第一次,所以很贵。”
6 D0 c2 V* _4 t6 W0 _/ z0 a& Z* U
% j) f5 H9 }' _6 F9 N诚南说:“贵也得有价吧。”) M- o. r' _" I0 O- K7 Q. l
/ I( w" \* u( ]/ f! r! a9 u
小正终于瞟了诚南一眼,“五千。但以后一次五百。”6 g8 I/ j" I) l* n9 Z6 `1 [5 A
8 N$ y, @6 ~  |! E% p  u4 p$ t9 X; {
诚南身上当然没有五千块。于是沉默。小正接茬笑诚南,有嘲讽的意味。说:“你要是真想做,可以等着第二次,便宜。”0 u  k! }$ ?7 {7 u$ s" P. n; o' F
8 p9 k; j, S+ {* ]
诚南借着酒劲儿,豪壮地说:“你把第一次给我留着,我不要第二次。”
, @1 Q, y; r& u2 W, X; z$ ]! d& i/ N+ L, X1 M
小正不动声色地说:“那你可得快点,别让人家抢了先。”
. Z7 u  l9 }& u! ?- g7 ?! ~- U, |$ G2 G7 m: n; M  \
诚南觉得他是不是急需钱用呢,他们这些人谁都保不齐哪一天就挣扎在温饱线上了。
! w3 M5 X( G1 J$ c0 G, K) {- h' N7 N- k
其实,这话说说也就算了,都是酒醉时候的胡言,谁都不会当真。不过,进了复试的几个人,每次一起吃饭K歌什么的,诚南总是希望能叫来小正,可他没有小正的电话,再说,他们的关系也没哥儿们到如此密切的程度,也就只好算了。
$ _  d# s' a1 U7 `% \( {0 Z% ~. ~- n- o1 E3 F4 }0 [8 [! `
但一次诚南和两个朋友在一个酒吧玩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十分熟悉的歌声,往台上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小正。他当时在唱一首英文歌,有些忧伤的风格,诚南立刻就被感动了,感动诚南的不知是小正的歌声还是他的人。那以后诚南就一直在盯着舞台看。
0 L  K; V. [- H' [4 p' b8 B. A' J) }6 U
+ g( Z9 h/ m5 H6 \5 O% c与诚南一起来的海子跟小正熟,待小正几首歌唱罢,就招手把他叫了过来。小正跟海子以肢体语言狠闹了几下,就也坐下来喝啤酒,一边开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他当然看到了诚南,对他只是简单额首,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没再往诚南这边看一眼。
9 }1 ~' V# G8 E' R* q
$ n4 P5 G  Y2 M2 r& @以后的日子里,诚南每次经过那间酒吧,总显得心事重重的,有一种把什么东西忘在了里面的感觉。
' E7 P9 Q2 ^* {5 t5 T. E; g, M" h* @0 M. J3 j/ Y
再次见到小正是在海子的小型生日Party上。两人没坐在一起,中间隔着几个人,诚南就总是想跟小正打招呼,但小正跟大家正聊得火热,他几乎无落足之隙,偶尔的间歇想要见缝插针一把,却见小正的目光虽也正好在他的脸上呢,可瞬间那目光就不知了去向,看架势他似乎根本没有打招呼的意思。诚南也就只好作罢。在心里不免自嘲地一笑,觉得自己自做多情。他并没怪小正,大家本来萍水相逢,又没有很深的交往,即使是淡忘那也实在很平常,他没有理由要求小正怎么样,他能做的就是这样远距离地偶尔看他一眼,这就够了。任何的期待,也许都是不现实的。+ O+ s0 [; N8 r# y: F

5 N3 @" M2 Z) M! o4 l在大家散去从饭店出来的时候,不知怎么诚南就和小正走在了一起。那时,小正有些醉态。在整个聚会里没跟诚南说一句话的他,这时却对身边的诚南说:“我可是等得花都谢了。”+ |: U, ^! B6 g+ H0 h. m5 ], f
+ C8 V' w1 a/ K; Z* @; ~
在大家散去从饭店出来的时候,不知怎么诚南就和小正走在了一起。那时,小正有些微醉态。在整个聚会里没跟诚南说一句话的他,这时却对身边的诚南说:“我可是等得花都谢了。”
/ P0 C, o/ B7 }8 v0 ]" ~! t# a$ V, @+ I% J2 ~; |
“什么?”诚南一时没闹清小正在说什么。# m$ m+ R' U" F3 d) i5 v

' _, B3 D7 ?  i5 y/ s! D“我靠!装蒜啊,你不让我把第一次给你留着吗,我可留着呢,你不是要赖帐吧?”, S! l4 E  U2 v% m5 z
" {" J; W" I5 D2 P' [8 Q
诚南听了心里就是一震。小正还记得这事?他只当是酒话呢。
& ?6 s3 @( @: H* w9 i( O) h8 H: I9 F! n) X
3 \+ ]( W8 ~5 r“你让我留到什么时候,总得有个期限吧?”小正睨着诚南道。
/ q+ R4 ~" \) E9 x  I2 T) j" p' N3 A! s3 j, @
诚南一时语塞,他望着小正的脸,觉得他真是帅,酒醉点染着他的眼波,似有一些轻渺的薄雾在他的目光里迂回,酒色鼓噪的面色,鲜润得如同清早的第一层云霞。6 P  r! i4 U) H# ?
! v, c9 k- i8 \1 c+ A
诚南几乎是脱口而出,“好的,把你电话给我。”
/ ^7 J2 Q( h- N! {1 c( P( p9 O4 g" G( P1 V3 `
小正果然就给了他手机号。
8 C* n+ ^1 t1 X5 H% \
+ N) |/ n. T3 p7 T# T. j+ F2 q) D/ [8 i  s! X+ d7 {5 b! t
似乎那组号码是一串烛火,映衬着诚南的心情,忽明忽暗,却有暖暖的烘托。他想,小正也许真的要用钱,所以他决定凑够五千块钱跟小正见面。3 h& x' a! H2 u' X2 m

1 S  ]4 n& x" H# \: m$ q五千块钱并不多,但对诚南来说不是很少。他几乎是赤手空拳在打拼着,所以,要凑够这个数目,他必须张口跟人借。% d) u" w6 b" E
- i5 V5 ?' L; I$ R
三天后,诚南终于把钱凑齐。
( B! Q$ @" x: C6 Y7 U" A- Y& c/ X3 ]$ ~
在拨通小正的电话前,诚南稍有犹豫,甚至不免有些心悸之感,仿佛胸内被一只手紧束了,有点透不过气来。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9 R. J% ]1 W% `* L! [! H9 Y
4 R7 v: }, N, l# I6 U4 [听到了小正的声音。诚南蓦地感觉整个身体似乎被他的声音裹挟住了,思绪若一潭璧水,立刻清澈见底。9 \# c$ W. p3 r& D9 {
/ b8 a1 }9 H9 h
小正问:“不是想告诉我你要反悔吧。”
6 w: m, L& Y( C) B9 R! P
0 X$ \6 U! u) M! L3 I$ {5 \! @“当然不是,我们见面吧。”诚南道。
5 r5 A$ M4 }) z9 Z$ a. V& T1 F, c% M- O; N/ v( M+ t3 Y
  B7 T3 x' z8 I
小正来到诚南住处的时候已经是黄昏。那时诚南正倚在阳台上,他看见小正走过来时,身上带着一些慵倦的余晖,这使得诚南没有来由地对眼前的情景充满了一种怜爱之情。他立刻走出去,在一个楼梯的转弯处迎到了小正,他们没有说话,只是用表情彼此会意。然后,诚南就拉起小正的手,两个人便一起上了楼。
6 G4 m6 n2 j# J3 N- E7 j$ x" h& G% z% }( L2 K/ f7 l. }
一向给人冷傲感觉的小正,今天显得有点安静。他坐在那里,眼睛盯着电视看。聊天的时候,那目光也是在电视上的。诚南觉得是不是应该喝点酒什么的,来活络一下气氛,但小正不喝,却突然说:“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 p5 I* j% M) i

/ X% [' s0 k" _" F' E诚南静静地望着他,没有说话。可小正却又说 :“你怎么没问我为什么食言……”. ^9 \2 x/ E) x; k2 [0 T
# e' v5 x; u0 O2 f0 J( p
“我们不说这个。”诚南道。' x% m8 F! {% I" A& U
* e1 P1 r( L1 L. i; F
“你现在可以反悔,因为我食言在先。”他的目光仍然在电视荧屏上。
* W9 z* i  q& F3 T$ |: C8 @
+ x# m% S1 [  E诚南没有说话,他想用肢体语言来回答他,于是就缓缓拥住他,然后轻轻用唇在小正的唇上碰了碰。他感觉到了小正唇间淡淡的清新味道,同时也感觉到了他唇的微微战栗。
" s! o; h! [$ ~1 \1 F) P3 {$ ^
2 [* b6 Y$ F. W7 ~+ ?诚南其实也有些不知所措,如果小正不是第一次,那诚南却是第一次。他抱住小正的时候,嗅到了从他衬衫领子里散发出来的体香,婉若细雨滋润下的植物的气息。于是他不由自主地轻轻解开小正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他只想让那味道可以更加畅快地流淌出来。但显然小正误解了,他说:“我自己来。”8 h3 [3 F* ^  E/ U
5 z5 y0 V9 w4 R* A. d+ ~) X
说着,小正就解开了衬衫所有的扣子,并将衬衫脱了下来,然后他又开始脱鞋袜和裤子,他脱的有些慢,不是因为他在犹豫,在诚南看来,他是有些紧张。他紧张什么呢,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 e5 Y& ?. X; p
) q& R2 s  V  t5 }( v% ~( Z终于小正将所有的衣服脱净了,他坐在那里不易被察觉地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对诚南说:“看什么看啊,没见过裸体男人啊?”: f8 p! y1 U: s, E
9 h7 a0 I' k5 Z1 j, ?7 F
这话说得诚南不好意思起来,他忙把目光从小正的身上移开。# q6 Y' Q3 x6 t( P  S, s

& ~, k% ~: }6 |; s小正又道:“你是想就穿着衣服做,还是只想看我的裸体啊?用不用我给你摆几个Pose?跟你说,就算看我的Pose,那价格也是不变的。”
! N+ K" p, R( G- y! Y% n2 M, T( R* l" y9 t. }/ }6 Y" r
诚南没再说什么,也开始脱衣服……
" t- ~+ |2 k. z5 g0 i# n: h
; j& H* S# D" V+ Q
9 H! E) S( E6 Q3 H! t" u终于小正将所有的衣服脱净了,他坐在那里不易被察觉地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对诚南说:“看什么看啊,没见过裸体男人啊?”
; F0 z) _3 o! {3 w5 G6 K6 g  Y8 n; n8 Q/ E* z# C0 y  X
这话说的诚南不好意思起来,他忙把目光从小正的身上移开。5 n: z/ f: J# h) k8 h% M
! y  N7 C" }! T2 D, O
小正又道:“你是想就穿着衣服做,还是只想看我的裸体啊?用不用我给你摆几个Pose?跟你说,就算看我的Pose,那价格也是不变的。”* D% L! t8 l# K) p" V$ V, i: r  V
4 T  U: P  X' j
诚南没再说什么,也开始脱衣服……& x2 O: o/ c. e% V( G) G
1 h& m' W7 N: ]9 Y
虽然是第一次,凡事都不得要领,但其实只要这样的跟小正胶着在一起,那诚南就很亢奋、很幸福、很满足!何况该做的,他也基本都做了,虽然有些笨拙。从头至尾,小正看上去有些被动,但其实每个细节他都十分配合。比如,在诚南吻他的时候,他的舌尖总会很恰如其分地交代在诚南的唇齿之间;在诚南试图进入的时候,问他:“可以吗?”
/ _1 e% P3 _0 H( M- x
" v2 ~0 p! j3 I0 [) k! Q3 t伏在那里的小正点头。
  A) t5 W" x2 |* y
/ u6 N, ~* R: ]& @6 _诚南进入之后,并不敢轻易地动作,问:“疼不?”. y" W- o. K% J) c

4 N# G9 o  r- r3 G2 c2 t% }2 K小正说:“不。”" A% g/ X/ ]5 o. {5 T& K! m9 b8 Z

7 N6 f; V* O+ g& a$ @. s9 s这样诚南才敢做了,由缓缓到激烈。看起来小正也一样地亢奋,所以,一切的反应都显得跟诚南一样激烈。9 _# L7 X) V- l; y) N& j

" U  k6 u1 P0 X- M9 X0 @  ~- z/ R最后,当他们喷发过了,小正就抱住诚南,嘴含住诚南的肩头久久不放……
' ]% O( F. M( Z) I, c9 D6 Y: Z* t0 G% S% b: F( S. n0 |
他们躺在床上休息了半天,诚南眯盹着,他以为悄无声息的小正已经睡着了,可没有。不久,小正就坐起身来开始穿衣服。诚南抓住他的手臂说:“再躺会儿,我们一起吃饭。”+ b; M* T! q6 X+ h
" m! t: C! c, j$ H0 f
小正没理,继续把衣裤穿齐整。然后下了床。诚南也只好起来,见小正果然要走,他就把事先准备的五千块钱递过去。小正接了,从里面抽出了五百,说:“我说了已经不是第一次,所以就拿五百。”但他并没把其余的钱还给诚南,踌躇了片刻说:“如果可以,把这四千五也借我吧,我会还你。”
" E7 U. L- l5 p6 w) v2 v+ |$ ?5 a2 U' d" U
这当然没有什么不行的,诚南心说,你如果不说你不是第一次,这钱不就都是你的了吗。所以就让他拿去了,而且也根本没指望他还。他想也许是小正说过了这不是自己的第一次又后悔了,有什么呢!从诚南的内心来讲,他并不在乎小正是不是第一次,他觉得第几次,其实跟对一个人的牵挂无关。所以,小正拿走那些钱什么问题都没有,只要他想拿,那本来就是给他的。
% \: Z* n4 x2 J8 S诚南以为小正的还钱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却没想到一个月后小正打电话来说要还钱。诚南就乐了,还真还呐。
! ?3 v+ u7 G- J% _
6 Q! }5 c) I; Z他们是在一家火锅店见的面,是诚南定的地点,小正准时来到。他似乎饿了,一坐下就开始闷头吃起来,直到吃得头上挂了汗,才放缓了节奏。说:“差点忘了,是来还你钱的。因为前一阵摊了点儿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放在诚南的跟前。7 |) b) K4 `/ U4 ~9 d6 K/ |

, C! O1 P% L2 y( }+ y8 E: y" v) E% L9 D( k
诚南笑说:“以为肉包子打狗了呢。”
9 w6 {$ b8 s( E0 f3 I5 g# u; o5 N6 z) ?6 u( h" M# Y/ S; g  ^! j
“什么话,我是讲信誉的。”小正说。8 J" y4 \, F/ Y( ]4 L4 ~

, n0 J. p+ \4 W, @" P“讲信誉?”诚南想调侃他,“那你怎么没把第一次给我留着?”
7 j7 L- A8 j5 o4 `
, {* R! _# Z4 Q& q# z) h6 s小正用目光挑着诚南,“要是我说那果然是第一次,你信吗?”, W, l' b2 k7 @" N+ }! @
' L: v& J% W' D) ?
诚南相信,因为他可以感觉得到。如果不是第一次,那天他不会显得那么拘谨。“那还还什么钱啊,这应该是你的收入。”+ P' V/ A/ \# E9 f

6 S+ G( T0 n" v) ^小正说:“看你穷飕飕的,当时心软了,就说不是第一次。可过后立刻后悔,凭什么让你占便宜啊,我靠!”0 W5 e* }# F8 z1 k- B

( I4 }& C7 T# _4 w0 s诚南说:“觉得吃亏,你把钱拿回去好了,你以为我是爱贪便宜的人啊!”
2 w2 E1 A$ ^+ z7 @1 b( x& P7 G; K% D( @/ t: @
“得了,大丈夫不干那种出尔反尔的事儿,你还是收起来吧。我猜是借的吧?”小正说。- D: [8 ]) Q" E4 }8 J" O, g: f4 `

& B8 y, R. k& X/ ?5 Z; _诚南道:“你管那么多呢。”又问:“生意怎么样?”  O( V; |  ?, p  F4 d, f& E
( A( P4 T- F3 A8 ^% N1 f7 b9 y
“什么生意,我唱歌又没经商。”小正不解。
0 g7 ~: u. p) b  N/ `/ F- u
8 M. O9 b) V7 I8 I& d% [/ s7 ?1 g# x“当然是那个生意了。”
& {: c% m7 j2 s0 N# O% K
6 ]+ F. y1 ?/ z小正立刻就明白了。“你想什么呢?我至于就做那个生意吗!你可真让人受不了。”4 d+ N3 [# ^3 @; f2 z  s

& N* h& K/ v# u“不是你自己说你是鸭吗?又不是我凭空捏造,到底是谁让人受不了啊!”诚南好笑。
9 w" n! B  C7 c9 S' C) c( g/ y5 z4 h" p6 [: m( A' i/ v
“拜托,有点幽默感好吧。我说我是元彬你也信?按元彬给报酬,你给得起吗。”. w$ y0 @9 k' N7 `# t" w
$ J* w( ~, E7 s1 O; _
* j5 b! R3 n- o) c- E, d
诚南更加觉得好笑,这是抢白谁呢?当初说得跟真的似的,谁听得出你那是幽默啊!再说,既然你不是鸭,为什么说第一次给我留着呢,还问我得留到什么时候,好象很影响你做“生意”了似的,看上去还挺急的……
4 f( P) |$ h- g3 K( C0 c0 b' q, w. l3 r2 F& e
这只是诚南心里想的,他并没说出口,何况他向来就不是一个尖锐的人,而且两个人朋友一样坐在这里吃饭,他更加尖锐不起来,所以就没有说话。
; P# P" h# m% A1 s& `* H  l/ T. F; V* n
吃完了饭,小正要拉诚南一起去夜总会玩,诚南问:“怎么今天不去唱歌了吗?”8 E8 s+ {; a* x: \3 C9 T5 C
8 V8 b7 i9 N. T. Y$ L* d
小正说:“嗓子发炎歇歇行不行啊?就跟累死人不偿命似的。”
: ~! N% U% B* ?- v; b1 j: l  a+ n" H) {5 {4 j) Z% Z
诚南心说,这小子怎么这么挤兑人啊?!本来挺惦记他的嗓子,想问问怎么样了,可一想算了!也不跟小正去什么夜总会,出了饭店直接打车回去了。. X9 Q' O! l0 j) p

7 J3 G- \' U2 \( h1 ]. Z+ B那笔钱大部分是跟一起租房子的朋友借的,所以回去的时候就想还了。可数了数那些钱,数目却不对。小正不是应该还四千五的吗?可这不是四千五啊,怎么还是五千块啊?!诚南想一定是数差了,就又数了两次,仍然是整整五千块。
7 ^. b. Q) K% i- d8 W9 M% `" r* {6 j, N' a
一起租房的朋友见了便打趣他,“你跟钱有仇啊,怎么数起来没完没了的。”) d1 X" X5 T' M/ a

0 z( G3 X/ d6 |* s  s/ X: B* h1 {$ N诚南手里抓着那钱,只冲朋友笑笑,没有说话。
发表于 2008-12-1 09: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呀  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19: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发一点调人胃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20: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好事,看到了一个清纯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20: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诚,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为什么我就遇不上呢?
, l1 M$ c1 [6 L5 v7 x1 \$ v/ l$ k我遇到的都是骗财骗色的朋友............真是郁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6 21: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继续啊 支持楼主:39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6 21: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感觉 感觉好就好了:38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6 23: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好的第一次

难以忘怀的第一次 那份悸动 空气中那时的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7 03: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还好吧!顶一个:4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7 03: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同志

GMT+8, 2024-6-18 00:36 , Processed in 0.056344 second(s), 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