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 黄金广告[email protected]
查看: 2590|回复: 7

《16岁少年的五日》 BY 丁冉 【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23 02:3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网吧出来,才知道已经起风了。外面的风很大,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好像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只有呼呼的风声笼罩着这片空灵。   
' t* q/ W1 }! {2 ?  刚才在线上别人问我为什么不开心?我说我就是不开心,因为我又得住院了,一点都不好玩。本来“十一”的长假我有好多好多的打算,现在看来又不得不泡汤了。他劝我想开一点,我说我并不是抱怨,我只是觉着太累了。在QQ上碰上“小可爱寒寒”,他兴奋得讲在北京的事情,讲和好朋友们见面的情形。我在pc前用面巾纸擦着鼻涕,我说你能不能详细点,他就不说了,说他好累,我说那就算啦。手里捏着面巾纸,孤独的念头突然开始占据我的整个身体,我觉着开始冷。   
. z" _' @0 b2 w; R8 [. I3 E/ |  轻轻的关掉机器,脑袋开始疼得要命,网吧里又是只有我一个人,看看表,医院快下班了,我必须在他们下班之前住进去。   ' A( g+ K# N6 c) T
  从网吧回宿舍的路上经过“韶情园”,走在林间的甬道上,落叶飘着,打着转儿,柔柔的落在我的头上肩上,轻轻的敲打着我的头,告诉我秋天又来了。   
8 E- O7 J3 U; C0 P  我默默地告诉自己“第四个秋天了”,舒了一口气,看着叶子从我的身旁落下,悄悄地触摸着土地。把头转过去,决心不再看那些落叶,却看见夕阳在秋风中显得那么惨淡,无力的照着这片他所能顾及的一切,脸上有冰凉的泪滑下,风吹在脸上,很难受。我擦干净脸,对自己说“要开心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出自己的不开心”。   
& B- G0 F2 j) y% p* r  推开宿舍门进去,大家都不在,自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开始收拾东西,最好在他们回来之前离开。除了衣服,生活用品,一套“蜡笔小新”的卡通书,我还把书架上放着的小熊拿下来,我决定把它也带上,我对着它说:“嘟嘟,陪冉冉一次吧,冉冉很孤独。”它撇着脑袋,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我仍旧把它放在书包的夹层里。   9 U/ h; l' l3 X1 a
  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给他们留一张note,许东推门抱着球进来了,很惊奇地看着我:“冉冉,你要回家?”“不是,我们家那么远,我当然不回去了,我想去别的地方……”我拼命的挤出一点笑容来,心里一个劲对自己说“不能让他看出来”。   0 a5 }- a  p7 m. D) e4 O: v6 C
  他没有看我,放下球,拿着脸盆,说:“旅游呀,真好!去大连吗?你上回说的……买票了吗?最近票很难买……你怎么没对我们说过呀?”我敷衍的答应着他一连串的问题,低声说:“或许中秋节就回来,我不想在外面过节!”然后我和他说帮忙向试验课的老师请假,还有如果家里来电话就说我旅游去了,许东一一答应着,末了对我说:“一路顺风!”   ( X& W3 U6 w& Q+ u0 }8 P" n
  背着包走出校门,脸上还是刚才僵持的笑,很多车从我身旁飞过。刚才许东的话又出现在我的耳边,“一路顺风”?风在朝什么地方吹呀?突然脑袋中出现徐志摩的《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又赶快告诉自己:“别臭美了,你不是去参加朋友聚会,你是去医院,你最最不喜欢的地方!还这么有诗情画意呀?!”想到这里,心情就又黯淡下来。   
- _3 _2 ]7 _; j6 q! T9 S0 [3 E  2XX公交车的窗户坏了,车里并没有几个人,风顺着车窗呼呼地往里吹,很有力的扑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心里。看着呼啸而过的城市的建筑,却忽然觉着每个建筑上都象两个字:“孤单”。   
* G, {' n( s; T2 @9 @  暮色里的人们匆匆的从城市的这个角落赶到另外一个角落,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把书包抱紧,脸贴在书包上,心里再次告诉自己:“冉冉,要住院了,要一个人过这几天了!”   
( ^' h6 j% i' K  站在医院的门口,却发现自己还是入以前一样很害怕,害怕进去就是永远出不来。住院部的小护士带着我住进隔离区,小小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把包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护士走了,我把自己扔到床上,“睡吧,好好睡一觉,反正还得在这里呆好几天。”心里苦笑着,自己经常住院,潜意识里觉着这病房就像自己的家了。   
) E; A3 T% p+ Y$ P. Y! F4 j  不想吃东西,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护士急匆匆的赶来,说:“134号床,你今晚上搬到东区438病房!”   
- G; L& X6 J; {  我疑惑地问她:“为什么?不是说我要在隔离区呆两天吗?”   * m* c; A* p9 L; D* F
  “搞错了,多收的钱会退你的,反正你不用在这里,搬到普通病房可以了!”说完,她微笑着就出去了。   / H3 i% K6 i" y0 y
  我呆呆着坐在床上,很为刚才的事情愤愤不平:“搞错了?shit!”   
, W+ Y: x0 V* a0 b  可是转念一想,还好现在就告诉我,要不等出院再向我道歉,我也没办法。拿着自己的书包和医院发的东西来到东区的普通病房,楼道里刚刚用水冲洗过,很滑,灯又不好使,一闪一闪的,我小心翼翼的找我自己的病房。   # ]2 A; O. i' F
  站在东区438门外的时候,听到屋里有人说话。推门进去,屋里开着灯,很亮,屋里有两个人,一个中年人正在一张病床旁边坐着,病床上他着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医院的病号服,长得很瘦削,眼睛很大,睫毛很长,眉毛很浓,很坚挺的鼻梁,是一张不让人讨厌的白皙的面孔,很像日本卡通书中的人物,留着寸头,正笑眯眯的朝我笑,很抢眼的是他那双白袜子。   
3 n9 A, Z. S; P) a! B  我也礼貌的朝他们笑了笑,那个中年人问我:“来了?”这样的问候让我突然感到很好笑,好像他们早知道我要来似的,不过听上去蛮亲切,我一边往另外一张病床上放我的东西,一边回答:“来了!”   6 p5 w2 e; {) c3 F4 l  L
  那个中年人赶忙过来把他放在我床上的东西拿走:“对不起,我不知道有人会住进来!”   2 w1 q0 J! @" q0 ^" H5 w
  “没关系,放着吧。不碍事的。”   8 R! s1 l5 C5 v
  然后他们也不再说话,这样的气氛很尴尬,不过在病房里有规矩:别轻易打听别人的情况,尤其是病情。以前自己住院的时候,就特别讨厌别人问东问西的!收拾好东西,那个中年人搭讪问我:“一个人吗?”   0 }% i/ s. i3 `$ N& }3 t/ R
  “嗯,在这边上学,爸爸妈妈离得远……”   3 ]/ k9 s$ ?* ]  E5 _
  “什么大学?”   
9 x3 \( @. P; h: ~4 b0 v& q! N7 X4 l5 o  “XX大学。”   
+ E; @6 K) P1 ?; G3 J* o( `& Z  “哦,好大学。”   
( w$ C, [8 k/ O0 d) o1 |; s  我和中年人说话的时候那个少年怔怔的看着我,听我们说话。“你儿子?”我指着那个少年问中年人。   4 X: {0 N8 v( z
  “对啊,”中年人摸着少年的头说,“我就周昊这一根独苗。”   
) d) h6 J1 ?" G7 z% t7 K' U  “你叫周昊?我叫丁冉,你多大了?”我伸手去向那个少年,他也伸出手来,我们握手,他的手很瘦,手背上是打点滴留下的小红点。   + |! Z% i" f, ~# z- o( n- P! q
  “十六了。”他声音不高,但是很好听,很青春的嗓音。周叔叔笑着对我说:“这下好了,有人和周昊做伴了,你什么时候出院呀?”   % m2 D" o9 a4 ^8 w
  我苦笑着对周叔叔说:“我也不知道,你看我象有病吗?”他疑惑地看着我,我笑着解释:“没什么,只是小病罢了。”他也不问,我也不想再说。晚上睡得很早,自己一直在想家,不由得觉着自己“身在异乡”,迷迷糊糊中又是和他们吵,嗓子都喊哑了,想哭又是哭不出来,自己只能飞快的跑,可是到处都是人,他们在笑我……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02: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晨的阳光把我叫醒,揉揉惺忪的眼睛,看见周昊正在对面床上瞅着我笑,我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 S' j3 r6 k9 j( z5 e) _  他微笑着说:“你昨天晚上喊了一晚上,把我和我爸吓坏了!”   
3 M, U, i9 l9 j/ J( c  “噢,是吗?不好意思,对了,你爸呢?”   " @: j4 K% n& H) z3 Q9 A) U6 W9 F
  “上班去了,他们忙,请不了假。”   , T9 ^! n6 l* Z# b+ y& a0 F2 @! |
  “那你妈呢?”   ; A3 n# J! B; X$ X% q" @1 D; x, f( I
  “我妈不在了……”   
- W" h, h" e$ L9 i  我赶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总是这样,尽管尽量回避,还是会经常碰到别人的痛处,我也不再说话。   
; Z2 U8 w$ M8 k( n  吃完早饭,大夫来查房,他向我解释说是把结果搞混了,说他可以写条子,去交费处把多交的费用要回来,我也懒得和他争什么,去交费处和那个更年期的“老太太”纠缠了将近两个小时,把多交的钱拿回来,弄得心里还很不爽。   2 J" i& a* [3 d7 y
  坐在病床上,看着周昊正在打盹,闭着眼睛,我闲着没事,就轻轻叫他:“周昊,你睡着了?”   $ j7 G* S0 y2 a  ]2 h# n! Q
  他睁开眼睛,眯着眼对我说:“没有,闷死了,天天躺在床上睡觉,哪有那么多的觉呀?!我看你不高兴,所以没和你说话。”   * |: Z; z9 L# Y! H0 ?5 J7 E6 j
  “哦,没事,我对大夫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3 }6 c4 _( ?& n; }  “我也是。”   
& O1 ~1 J- W. G" i  然后我们就笑了。看见他床头放着的足球,问他:“你喜欢踢足球?”   % U& m9 x9 K+ @: X7 G2 r
  周昊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对呀,当初进来住院,求了护士很久,才把足球带进来。今天晚上中国队就和阿联酋队比赛了,很重要的,等了44年了,该是中国队翻身的时候了……”他满脸的兴奋,好像上场的是他,“丁冉,你喜欢那个球星?”   
. G$ B/ L# l* ]  “欧文。”   2 B  L5 _% |9 T% y
  “神奇小子?他好像近来受伤了,我喜欢贝克.汉姆。”   
6 k1 M! P. J0 H* T- n) I  我们一个上午聊了足球聊音乐,聊他的学习,聊我的大学生活,我们好像不是病人,坐在那里谈一些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很美,很象若干年以前我视为偶像的一个日本卡通人物,说话的时候,他的眉毛也在飞舞,我终于了解“眉飞色舞”的含义,静静的看着他,忽然觉着是一种享受,就靠在被子上,他说什么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觉着就这样谈下去该多好。   ' y' x9 U$ U& f! S
  他比划着,作着手势,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周叔叔下班来看周昊的时候,我们还在谈“羽.泉”新出的专辑,周叔叔很高兴地说:“看来你们小哥俩谈的挺投机的!”我搂着周昊的肩膀笑着对周叔叔说:“对呀,我们谈得很投机,相见恨晚呀。”周昊爸爸在的时候周昊很少说话,我们说话的时候他就睁着眼睛躺在那里听我们说,和他上午高谈阔论判若两人,我想他大概是怕他爸爸吧?!   & ~5 \, i; E8 M
  中午他爸爸要上班的时候,我听见他们的对话:   1 W* M# e$ }# X; _: l# y: j
  “昊昊,爸爸走了。”   
! {# u# ]2 h8 f. |. ~  K  “嗯。”   : n7 z! T7 ?# A0 `2 c  ~
  “想吃什么吗?”   
' n. H- L6 i% i0 A  “没有。”   
( f3 n  c8 o6 G4 P1 e# E  “下午记着上厕所。”   
! f# D( z5 ?5 I) c# v- q  “嗯。”   
1 A1 y* V. C# h  g$ f% T  ………………   
3 K2 d( D! X! b  我开始惊异于周昊的冷淡,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开朗,可是和他爸爸在一起他很少言语。周叔叔走后,我偷偷看周昊,他扭着头看着窗外,窗外的大杨树在风中“哗哗”响着,周昊靠着枕头坐在那里,在下午阳光的映衬下,显得很孤单。   + L* x  Z( v) W  G
  我起身走到窗户旁关上窗户,扭头自言自语:“起风了,有些冷。”周昊不说话,依旧看着窗外,神情不象一个16岁少年应该有的。我靠在窗户边,看着他做鬼脸,他笑了:“看我干什么?呵呵~You  are  funny。”   8 w- g0 k: z5 \
  “哇~了不得,连英语说得都这么好,你是说我很滑稽吗?”   * T5 m6 K+ R1 Z$ C" w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着你好像很开心,住院还这么开心?!”   
0 O( d+ k! l. h3 G  “对呀,反正已经住进来了,不开心又能怎么样?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或许早就是注定的了……”   ; X3 w6 ~/ f8 M- p2 l' t/ T: `
  说着说着,感觉自己很无聊,就不再往下说,低下头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大脑中在午后响起一首歌曲的旋律,是一首老歌《try  to  remember》,想着想着,嘴里就哼唱着,周昊问我:“丁冉,这是什么歌?”   
+ B  @) m: z/ b) e/ O; C8 v  我笑着对他说:“我给它起的名是《试着记住吧》,是不是很俗?”   0 W9 m  l4 O6 q5 }8 B- h
  周昊笑着摇摇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对我说:“歌是好歌,不过你唱得太次了……”说完,狡黠的眨眨眼。我扑过去,我们打闹在一起,周昊笑着,我最害怕他笑了,很迷人,是那种很单纯的笑,发自内心,不加掩饰的……   
" h& i6 x" Z8 Q$ L) D+ _$ Y" T* t0 O  “丁冉,你怎么了?”我这才从我自己的思想中挣脱出来,红着脸说:“没什么。”   ) f, O4 q4 |5 p; A/ w$ H
  这时候,护士进来给我们打点滴,我赶快回到我的床上。晚饭过后,晚班护士来替班,我和周昊打完点滴,就和护士攀谈,其实我知道这小子是想在护士那屋里看今天晚上的“十强赛”。我们用三袋“喜之郎”果冻和一大袋“美国提子”才收买了小护士。   + L. q0 A6 h; S
  回病房的时候我笑周昊:“你也太夸张了吧?她顶多比你大3岁,你就那么‘姐姐长,姐姐短’的,好肉麻~”   
5 n" v. E8 d$ z# _4 @) ^. G0 m% D  周昊吃吃笑着:“没办法呀,上回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踢的那次,那个值班护士就不给面子,害得我一宿没睡好觉,嘿嘿~”   1 N- L8 e# H' U7 k3 i, A& [
  周昊的爸爸下班以后知道周昊要看球赛,马上就说不同意。周昊躺在床上不啃声,连晚饭也不吃,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很任性的孩子。后来周叔叔不说话,叹了口气说:“那现在赶快睡一觉吧,要不等到球赛完了,就半夜了。”   1 z0 i5 Q2 ?, `' L* r
  周叔叔朝我苦笑着说:“我们家昊昊就是爱看球赛。”   
& y% N5 M9 D0 ^# `8 r5 P  周昊冲我做个鬼脸,不由得我也笑了。   $ ~, a1 m8 D5 @# U
  很快周昊就睡着了,周叔叔坐在床边帮周昊掖着被角,很温馨的场面对我是很大的刺激,我赶忙把头掉过去,好像又作了梦:还是他们,狞笑着,我走投无路,急得我满头大汗,我还是喊,还是逃,找不到出口的狂奔……醒来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周昊正在床上看报纸,看我醒了,朝我笑笑:“醒了?我还是没怎么睡着,估计是兴奋吧?!”   
% K8 R  S" v) l% v  a  A, L' B  “你爸爸呢?”   
1 h2 R% q1 l9 E  “不知道,”周昊态度突然很冷淡,我就没有再问。   
4 X- s6 Q3 C: x& U, V1 i  很久没有看球赛了,连起码的激动都不会了,屋里挤着很多来看球赛的人,小护士和大家打着招呼,我和周昊对视着,看来我们“行贿”好像是多余的,不过小护士看见我们,把她坐的椅子让出来,我和周昊挤着坐在一起,人很多,周昊便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让我猜比分,我说大概是2:0。   
+ p' c. k+ s" ?' u  周昊摇着我的肩膀:“你还没说谁赢呀?”   
- b& @. {- u" f  “中国。”   
$ |' D7 p2 j6 S: Z2 ^* L6 _  “这还差不多。”   
/ k( l4 t3 S0 o3 s  很随意的,我便搂住他的腰,他身上有我很熟悉的一种味道,什么味道我也说不清,反正我觉着特别好闻,他手里拿着话梅,不时往我嘴里塞一颗,话梅是那种我很喜欢的牌子。   7 F$ |: w5 @; r# Y
  祁宏进球的时候,周昊突然叫了起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没有思想准备,椅子一斜,重重的摔在地上。   
  p. |. _3 w4 c8 F" @+ @  S  那种场面的确很狼狈,周昊站在那里,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丁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完很不好意思的笑着,看到他的笑,我便没有怒火了,说:“没关系,再往起跳,记着告我一声。”     W% q- s  t0 U- U' z
  旁边的人都笑了,中国队1:0胜了阿联酋,回到病房,周昊还是没有睡意,和我讨论刚才比赛中郝海东的黄牌有些冤,听着听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过今夜我没有做噩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02: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晨醒来觉着很舒服,因为昨天晚上没有做恶梦,起床刷牙,洗脸,等着护士来给打点滴。   $ B+ U8 C* v% P- i8 e
  周叔叔正坐在周昊的床边打盹,周昊昨天晚上睡得很晚,所以今天睡懒觉了。看着他们爷俩睡觉的情形,我就有莫名的感动,他们真幸福。周叔叔上班要走的时候周昊还没有醒,周叔叔示意周昊醒来让我告一声,我点点头,周叔叔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看周昊,然后才关门出去。   
  {  A. @- [5 e, N# q  周昊睡觉的时候皱着眉头,很忧郁,看他睡觉,你会觉着他好像有很重的心事。他醒来已经9:30了,护士拿着他的液体进来时,我轻声问护士可不可以呆会再输,护士便先出去了。周昊醒来还是没忘昨天晚上的球,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球,这时候护士又进来,给他扎好针,周昊乖乖的躺在那里,我问他想吃什么?他笑着说什么也不想吃。   
. O2 m7 l- H2 X' P/ P  我的液体已经输完了,突然看见床头我的书包,拉开书包的拉链,从书包里找到“蜡笔小新”的卡通,还有我的“嘟嘟熊”,我把熊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对它说:“嘟嘟,我不是有意忘记你的。对不起,对不起……”   0 a- K  U7 V% d) w' q8 V" X
  周昊坐在那里看着我笑:“丁冉,它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吗?”   ) z8 l" F. Z9 v; s" D: b
  “当然,你没看见它撇着脑袋很生气吗?”   
3 ]8 A- q  l& H& L  周昊坐在那里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直喘不过气来,嘴里一个劲说:“真有意思……你真有意思。”   2 Q# G# @" L7 q
  我举着“蜡笔小新”问他:“动感超人,要不要?”   8 F" w, g: y, M2 f
  他很惊喜的样子,竟然忘了在打着点滴,举手问我要,掉瓶险些掉下来,他只好又乖乖的坐在那里,装出一付可怜吧吧的样子对我说:“丁冉,给我看吧,我最喜欢《小新》了。”   8 y  C9 i* C- n% n
  我举着书,逗他:“我就不给,呵呵~有什么好处呀?”然后我看见他坐在那里可怜兮兮的样子,真好玩。   ' S5 h# E, i& k) ?2 q% _+ p
  我把书递给他,然后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他坐在那里“呵呵”傻笑着。整整一个上午,周昊很少说话,一个人捧着卡通书“吃吃”笑着,连我和他说话他都不答应,我只好也看我的《蜡笔小新》,不时抬头看看周昊,他笑着,窗外杨树在沙沙响着,我看着他,竟然忘了看书。好像对面病床上躺的不是别人,是十六岁时的我,在为一些简单的事情开心着,我知道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 c9 E6 k" s0 w  午觉周昊没有睡,周叔叔也没办法,我悄悄和周叔叔说对不起,好像我不应该给他看卡通书的,他应该多休息才对。周叔叔笑着说“没关系”,眼角却在看着正在入迷看卡通的周昊。   & B3 z6 Y2 U3 q! Z9 D  u
  晚上周叔叔突然来了一个电话,说要他赶回公司,因为马上就要放“十一”长假了,所以公司的事情很忙,周叔叔和周昊解释的时候周昊一声不啃的坐在那里看卡通书,周叔叔站在那里很尴尬。我对周叔叔说:“叔叔,你去吧。半夜我帮你看着,我会叫护士来换液体的。”周叔叔说着“谢谢”,转身去问周昊,周昊“嗯”了一声。周叔叔便赶着回公司了,病房里只有我和周昊两个人,他不说话,突然感到气氛很冷清,我数着瓶子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地进入我的身体,数着数着眼皮有些困了。   
& t. O  X/ h+ X0 }2 Y7 j, |  等到我的液体输完,护士出去以后,我抬头看周昊,见他正盯着我,我问他:“有事吗?”   4 F. F/ r9 R. D5 l3 W
  他脸红的摇摇头,我突然想到什么,也笑了:“是不是要上厕所?”他笑着点点头。   
+ ^5 N& x3 x0 N. x5 n  我给他提着点滴瓶,楼道刚被洗过,有积水,楼道里的灯还是不好使,一闪一灭的,我一边让他小心一点护着他,一边小心翼翼的跨过楼道里的积水。   
8 k! B4 x& b* K( ?# h  s  他站在小便池旁解开裤子小便,我扭过头去,嘴里哼着小新经常唱的那歌:“大象大象,鼻子长……”我开始笑,“呵呵~长毛象……”   
2 A2 K$ m# g$ W  周昊显然没想到我在这里和他开玩笑,一边骂着我:“作死呀,不学好。”一边自己也站在那里哈哈笑着。   7 m% o, ~8 m  ~9 _  |- ?6 A. d; Z
  过了一会儿,我问他完事没?他说被我一开玩笑尿不出来了。他正要提裤子,突然又说“有意思”了,结果不小心小便撒了我一裤子。他又是那副无辜的表情,我笑着说:“哎,都怪我,开什么玩笑嘛,现在好了……”   
2 P: [% ~$ f3 J. A7 Q  j' Q  他笑着也说:“就是嘛,都怪你的。”   
' y% L3 t8 `- ~0 c  _  等他提上裤子,我问他:“不‘嗯嗯’吗?”   
1 K( _3 t* [; I/ }8 v. c/ V  “嗯嗯?”   
& I% l8 ^1 S8 G  “大便。”他笑着摇摇头。   
0 o/ V+ L0 @8 I2 B4 t% c  回到病房,我才发现周昊红着脸,自己感到似乎刚才的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便不再和他开玩笑,收拾自己的床铺。   - Y! M" Q5 w% l  a' w8 x6 l0 {
  半夜等他的液体输完,我去叫护士来换过液体,我才去睡觉。这夜,我还是没有做噩梦……   
! Z' M% K# Y: G, U3 K0 ]! P* a
; l& \% i3 n5 A# [0 i( Z" I5 O  醒来心情末名的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周昊在朝我笑,我笑了笑,感到身上很累,用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平和了自己的情绪,周昊问我怎么没精打采?我说没有呀,计算着时间,这是住院的第3天。   
/ ]2 p: l; @! ~+ n) Z: j/ V$ @* c. t  大夫来病房做了例行的检查,我问大夫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大夫说大概还得一两天,所兴的是我的病不象想象得那么重,周昊听到了,等大夫走了,他问我:“你马上要出院呀?”我点点头,我看出他不高兴,他有些自怨自艾地说:“我还得在这儿躺半个月,中秋节都得在这里过了……我的胃被切了1/4……”   2 R' t( L' m" z+ E3 j
  我不说话,我知道如果我去安慰他,事情会更糟糕,上午他看了一会儿“蜡笔小新”就睡了,我也无聊的看着窗外。   
8 [, i9 d4 q2 x$ d- |9 B7 f  其实人和人就是这样,可以在一瞬间感觉好像是熟识很多年的老朋友,可是又会在一瞬间如同千里之外,很遥远。周昊或许终究是过客,只是我在病中的依托罢了……想到这里,不由得伤感起来。   5 }: `% U2 w5 I
  下午我一直在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快到天黑的时候,我开始想上网,这种念头开始在我心头迅速滋长起来。终于我开始坐不住了,我起身去看周昊,他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我轻轻地问他:“你怎么了?”   
; T9 C. G) V$ M# \6 z: q  “没什么,”他没有回头,“我开始想念在学校的时侯了,有很多得好朋友……”   
# ]4 r6 A8 ~- C/ Y  “我出去一下,如果护士来了,帮我打一下马虎眼。”   " r. `5 r7 v5 W- x; _8 K
  “干什么去?”   " R; y0 j/ P) m1 F, Y9 r2 c% C# V
  “不干什么,出去走走,这里太憋闷了……”   
- B1 u8 j( G/ z) f+ l9 f7 H% q  “我也想出去……”   ' A  G8 ^4 L' F8 W5 P# m5 _7 {
  “护士来查房怎么办?”他不再说话,我脱掉外面的病号服,护士正在楼道里背着身子打电话,我悄悄溜出去。   + a: X* a/ w9 J+ J
  外面的空气有些清冷,但是不象楼里那样都是药水味。我尽情的深呼吸,广场上一群大学生在开party,大跳“兔子舞”。我也有些感染,欢快的横过马路。   # ~: @! @$ v' B( [( W/ J
  找了一间网吧,网上并没有谁在线。古佛问我出院了?我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聊着聊着,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心里一个劲想:护士是不是查房去了?周昊会不会露馅?周叔叔还没又回来,周昊还没有吃晚饭!……   5 p" {7 K. V/ D' E$ @3 x  c( }
  想着,就没有上网的兴趣了。从网吧里出来,天已经黑了,我在旁边的小卖店买了两包“干脆面”,等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周昊笑嘻嘻地说:“我还以为你会很晚才回来呢!”   
: {' t2 y  [& Q1 X6 j) T  我把干脆面撕开递给他,他很惊奇的问我:“你也喜欢吃这个?上学的时候总是吃不上早饭,就经常买干脆面吃,主要是收集里面的硬纸模型……”   
2 @9 T$ b4 y. \4 k9 c6 R$ X  我的面袋里是一架飞机的模型,我组装好了,然后一边在病房里跑,一边嘴里说着:“我是无辜的飞机,不是故意的,我要撞上世贸中心了,啊,还有五角大楼……”   + B: Z2 z3 s# ~3 Q" ]* q
   周昊看着我在病房里跑来跑去,哈哈大笑着。我也大笑倒在周昊的床上,突然我感觉我好像是爱上他了,因为我想吻他。   
7 U+ b8 `% p% z7 l) Q; L; x! f# |: T  他还在笑着,我举着飞机:“终于撞上了,嘭--,飞机坠落,我不行了……”我爬在他的身上,我能感受到他的体温,还有那让人迷醉的莫名的味道,我不再笑,伸出手去摸他的脸,在灯晕的笼罩下,他象一尊雕像,美得让我难以呼吸,我开始觉着自己呼吸凝重。   
% [  x6 c* ?# i3 L  他有些尴尬,问我:“丁冉,你怎么了?”我这才把自己从边缘拉回来,慌忙从他的身上爬起来,说着:“没什么,没什么……”   
# V) k8 g2 N, e* A+ @# y  这时候周叔叔正好回来。   
, n7 p9 A6 r0 i0 _2 F" ^5 W) N  我回到自己的病床上,夜里我一直在梦见我和周昊缠绵,他的美铭刻在我心里,是那种我寻找已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02: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在医院呆久了,身体的抵抗能力就会下降。下午偷偷溜出去,吹了点风,到了半夜我突然开始发烧,从梦中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像处于火海中间,浑身烫得难受,口里干得只想喝水。   $ @$ ~' @3 S% Y; W9 n
  四周是静寂的夜,没有声响,自己有些害怕,脑袋开始疼得要命,似乎要炸裂。我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在叫,但是嗓子像被堵住了似的叫不出来。好像把周叔叔吵醒了,灯打亮了,我的眼睛晃得睁不开,接着就是周昊的声音:“丁冉,你怎么了?”然后我就迷迷糊糊地什么也不知道了。   ! D, @6 \) Z; a9 y* f  `
  等到自己脑袋清醒的时候,窗外已经开始发白,周昊和他爸爸坐在床上看着我,我挣扎着起来,低低的说:“对不起,把你们吵醒了。”周叔叔说:“哎~一个人在外面本来就挺难的,何况是病中呢?怎么样,感觉好点没?”   4 [" G& R6 k7 \! r
  浑身软软的没劲,脑袋很沉,我笑着点点头,然后他们才会去睡觉去。我开始睡不着,望着周叔叔和周昊,心里莫名的感动。等到早晨醒来的时候,身上轻快了很多,周叔叔已经上班去了,周昊对我说昨天晚上把他吓坏了。   
  ?: P. }0 @- h% z  上午我正在打点滴,忽然门开了,进来四五个少年,他们见了周昊,显得很亲切,看样子都是他的好朋友,其中有一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一个劲从包里往外拿东西,又是笔记,又是“羽.泉”的新专辑,一样一样的放在周昊的床头,并且叮嘱周昊很多事情,周昊躺在那里一一答应着。还有一个帅帅的小男生和周昊说着足球,说着他们学校球队的近来的新闻,还说如果周昊月底能出院,就能参加和“8中”的球赛,周昊坐在那里听着笑着,很兴奋。   
* u' ?1 B+ j8 ^/ m) u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我自己默默地看着我手里的嘟嘟熊发呆。后来护士进来赶他们走,他们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 B" K2 V0 w8 q1 E
  等到他们走了以后,我问周昊那些都是他们同学?这小子坐在那里笑着对我说:“有同学,还有在一个队里踢球的球友,对了,那个女孩是我同桌,长得漂亮吧?!”   
- z! e: N4 q+ a' D8 a# c+ v5 `  说这话的时候,他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好像那女孩子长得漂亮是他的荣幸,我没有抬头,还是看着小熊,淡淡地说:“没细看,好像挺漂亮的。”   % d$ a# J  L$ B1 ]
  “那是,她可是我们校的校花……”   
# w# C( V- h& p$ }* r) j  坐在床上,我突然感到自己有些自作多情,心里对自己说:“丁冉呀丁冉,你这几天在胡思乱想什么呀?”想着,脑袋又开始疼,便对自己说不要再想下去了。   
% C; I9 V# p* p3 y  周昊坐在床上,开始看他同学给他带来的东西,一脸满足的笑容,他冲我笑着:“丁冉,有‘羽.泉’的新专辑了,要不要听?”   
6 i4 {0 x: v; b$ x6 t1 ^; H. C  我挤出一点笑来对他说:“你自己听吧。”   
0 X+ z% ]6 O% m  K' x3 I* Q$ ?' }  他拿着录音机,来到我床边,把他的手搁在我脑门上,关心地问:“丁冉,你没事吧。”   # ^8 N7 |8 Z8 m
  我躲过他的手,说:“没事,就是累了。”   - G8 v. S1 A5 F3 r5 }% r& Z# M
  “你不是很喜欢‘羽.泉’吗?来,一起听。”   $ L# Q" i1 v& k! K+ S
  说完,他把一个耳塞塞到我的耳朵里,然后坐在我旁边,一只手搂住我的肩膀。自己的心情开始不那么烦躁,开始慢慢的沉淀,慢慢的安静,耳朵里听到的是我熟悉的“羽.泉”,是这张专辑中的主打《深呼吸》。   , i1 d( ~3 m% \1 Y. D
  周昊一边听一边晃动着身子,床本来就不稳,于是我就跟着他随着节拍在晃。一首一首地听,听完了已经是12:00了。   
8 r1 h- m4 U- p, E" I  阳光洒在我的床头,很温和,我和周昊并肩坐着,他扭过头来问我:“你喜欢那首歌?”   # S2 O; {0 F0 K' g: E( q" i7 a/ C2 X1 `
  “《忘.记》,因为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在这首歌的背后。”   * k* s! T: Y: u" b6 g1 P6 X' ~/ a& O7 y
  周昊点着头说他也喜欢,然后他下了床,哼唱着《深呼吸》的旋律回到他的床上,我还在想着《忘.记》那首歌里说说的:“记忆是若即若离,若隐若现……”   
# T$ M& N. |; k8 l9 v5 N# e& k  下午感到身上已经很轻松了,明天就要中秋节了,看来自己可以按时出院了,于是我开始收拾我的东西。周昊看见了,只是问了一声:“明天就出院吗?”我没有回头,只是“嗯”了一声,他把他还没有看完的《蜡笔小新》给我递过来,我说:“你先看吧,明天再给我吧……”周昊说要他头痒,想洗头,他用的是“薄荷海飞丝”,我才知道他身上的那股味道就是洗发水淡淡的味道,他弓着腰,并不知道我在背后看着他。   
, T* X! _% S* e* `2 b, x  洗完了,他眯着眼睛找不到毛巾,就喊我:“丁冉,帮帮忙,帮我拿一下毛巾。”我跑过去拿着毛巾放在他的头上,他擦干净短发,很清爽的样子。   
2 G: s' R5 J# ?6 a  S  时间已经不早了,周叔叔还没有回来,我问他:“你爸爸今天来不来?”   7 y% W7 g6 F% z
  “不知道。”   
5 U( i) J% p) l  “你对你爸爸的态度好像很冷淡?!”我试探地问他。   
& c+ V3 |5 }9 S  z5 f  他拿着毛巾,站在窗前,不说话,我知道我又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过了一会儿,他背对着我,开始讲他的故事:   
5 d% U1 E1 ~( w* Z/ a; W  “我12岁的时候妈妈得癌症走的,那时候爸爸在外面有女人,不回家,妈妈找他,他就打妈妈,妈妈病重的时候他也不回来。妈妈死的时候,眼睛还流着泪……”   
$ u- @$ o8 ~' i, o3 ~: M7 J' ^  周昊开始哽咽,拿起毛巾来直抹眼泪,“后来那个女人骗了爸爸的钱去了深圳,爸爸开始后悔,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妈妈已经看不到,我不知道我和他之间维系的关系是什么,说实话,我恨他。是他逼死妈x怠???   周昊的嗓子有些嘶哑,我走过去,用力按着他瘦削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不是都过去了吗?”   
! V( R  v5 n) l# I4 y: V  “可是都是事实呀,我这次因为胃病住院,看着他忙里忙外的样子,我也想和他亲近,可是我一想到妈妈走的时候他在和那个女人一起,我就感到自己不能原谅他,永远不能……”   
" z& J& \. P# h$ h- Z1 w) x6 S' }; S3 {8 d  我们都不再说话,他看着窗外,我紧紧地握着他冰凉的手,那刻我感觉我们走得很近。我也开始讲我的故事,我没有告诉他我是gay,我想他永远也不会理解。   9 U; A3 c/ O. Z( m; [) C; u3 G9 Z% K
  周叔叔来的时候很惊奇地看着我们,因为他看见周昊是哭过的样子,但是他没有问。他从包里掏出周昊的内衣内裤,因为明天就要过节,他让周昊换换衣服。我站起来,对周昊说:“那我先出去了。”周昊对着我笑了笑,说:“没事。”   
. [+ a+ ^, S  Y1 ]  W  周叔叔掏出两块月饼,递给我一块,说:“在外面过节,不容易呀。丁冉,来,吃块月饼。”吃着月饼,我开始想家,这种情绪一直到我睡觉的时候还在缠着我。我在梦里梦见我回到了家,梦见了我的爸爸妈妈,梦见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0 m' F. O8 f8 F4 v2 D
  梦醒了,我还是躺在病床上,窗户外面有轮不圆的月亮,照着孤独的我,转身看去,在淡淡的月色下看着周昊,他的那种美又开始深深的吸引住我,我一夜无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23 02: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可以出院了,我收拾好书包,去办出院手续。周叔叔今天休息,陪着周昊,周昊带着耳机听音乐。我的心情很高兴,甚至对护士小姐都愉快的祝她“中秋节快乐”。   
# j! I( N$ d$ s3 I. E  站在病房外面,我想怎么和周昊告别,我从书包里掏出嘟嘟熊,和它商量:“嘟嘟,你留下来陪周昊好吗?”嘟嘟撇着头,很不乐意的样子,我和它解释:“周昊一个人很孤单的,冉冉并不是不要你了,只是想让你留下来陪陪周昊。”   6 |- ?: z! h  K5 l- ]. u8 k
  进到房间里,我和周叔叔说再见,然后把嘟嘟熊和剩下的《蜡笔小新》放在周昊的床头,周昊问我:“现在就走呀?”我点点头,然后我伸手和他握手,还是那双手,手背上是打点滴留下的小红点。   ( c" F! C7 m" U& z2 f" X' b
  “好好养病,出院来找我玩。”他点点头,我们对视笑着,然后我背起书包就出门了。   3 f& T: O  m& ?1 U
  当我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感到自己和5天前并不一样,现在我很珍惜这样的好天气。回到学校,宿舍没有人,以前锁一直就不好使,几天没回来,连锁都换了,我进不去门。   
- C: l  ^/ E. P" \* B1 ?! E  我背着包,来到大街上闲逛,进到一家音像店,我想买下“羽泉”的新专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拥有这张专辑。   $ K( y! v5 \+ O% r1 L
  上网和大家聊天,很多人都出去玩去了。自己突然想写这段时间的故事,就随便起了一个名字,其实我知道或许我和周昊的关系只能在医院里才那么近,现实生活中,我们还是离得很远,我连他在那一所学校上学都不知道,这时候不由得笑自己的傻了。   
: R8 c( v! `0 j* ~" \' b6 q  好朋友张薇薇来网吧找我说她想买火车票回哈尔滨过节,陪她买完票,去吃火锅。吃到一半,火车就快开了,薇薇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大厅里,大家都在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忽然想到《大话西游》的结束,夕阳武士指着至尊宝说:“你看他,好像一只狗耶。”我或许也像一只狗吧?!大家看着我,我突然想笑。   - s1 S  Y, H. _
  来到大街上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他们在看电视,妈妈关心的问我,我说一切都还好,说这话的时候鼻子有些酸。   
# g2 q, M. j; U% {) {% i  冷清的大街上偶尔经过的是匆匆往家里赶的人们,这是一个团圆的夜晚,我在网吧呆了很久,和每一个人说着“中秋快乐”。古佛看了我的小说笑我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我说只是一时的情绪罢了,或许我真的很傻?!   + V4 z( X5 `) J
  自己一个人去看录像,录像厅在放王家卫的《堕落天使》,留给我印象的只有李嘉欣躺在黎明的床上一遍又一遍呻吟着自慰和金城武那个我一直没有发现的浅浅的酒窝。   0 G* J0 l- \+ k' P  Z/ K
  可是当莫文蔚对着黎明喊着:“我不求你记住我,可是你在大街上看见有痣的人,那个人可能就是我……”我的眼睛开始湿润,芸芸众生,知己何寻?或许有些人注定了只是过客,黎明说得没错,人的很多东西已经是注定的了,我告诉自己别在胡思乱想了。   
% z/ p+ `! `1 u1 r: l; d  在录像厅里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亮了,去大街上买了一些水果,我又去了医院。护士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我说我落下一些东西,开了病房的门,周叔叔不在,周昊在打点滴,看见我他很吃惊。   
0 _7 e! C) B7 t8 s) z) b. \4 V) |3 A  我笑着过去搂住他,他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我说回来看看你呀。嘟嘟熊还在周昊的床头放着,我对着它做鬼脸,它抬着脑袋,好像还在生我的气。   
, b4 C  U  q1 b: A  周昊让我把水果拿回去,说大夫说他要忌生冷的,留着也没用,他让我带回去吃。我们谈了一会儿,感觉真的不像以前,只是很泛泛地说着面子上的话,到后来我竟然急着要离开。   
  l) i+ F, y+ _, ~* H3 x- t; N  10月2日的晚上我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街上人来人往,灯红酒绿,人们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笑?!夜色中,我急着要隐藏,可是到处都是人群,都是吵闹,都是欢笑。我躲在一个角落里顺着墙壁滑落,街的对面是一个很大的霓虹招牌,在夜色的掩映下闪烁着,上面有六个大字:五日鲜狗肉店。   * X8 C, J2 D+ U0 A6 R
  我哭了……   
- C* E* s$ z* i8 W4 x  y3 Y8 U  r
5 I, i! r: H$ i* W! w$ e4 h# Q  {$ H$ u( B# ^# J
********************************************************************************   后记:当我写完的时候,窗外已经开始天亮了,音响里响的是那首很温馨的《加州旅馆》。已经是10月3号的早晨,我对自己说:“冉冉,一定要从那些莫须有的事情中解脱出来来。”尽管着篇小说和实际情况有些出入,但是冉冉还是想写出来,因为毕竟“那些经过属于我”。“五日鲜”与狗肉的关系冉冉觉着倒不是那么直接,不过是冉冉的情绪罢了……在此,感谢古佛,tommy,suke,撒旦天使以及很多关心丁冉的朋友,祝大家“十一”玩得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3-23 09: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3-23 12: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哈哈。。。。。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4 18: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同志

GMT+8, 2024-7-20 17:24 , Processed in 0.058650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