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加入华同
搜索
黄金广告位联系EMAIL:[email protected] 黄金广告[email protected]
查看: 4847|回复: 8

《废城的烽火》 BY 十世 【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2 17: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十世 于 2010-4-2 17:55 编辑
# w/ K! E; j5 r8 R$ A4 V. L* r$ T$ U8 B
如果有人愿意看,尽量一天一更新。' b$ s- W9 T7 M; o
" L5 H3 i- j- c- C6 P
   【序】
3 n; K) g; ?8 U& X2 ?/ b8 D. I9 N9 a2 U- [
      
0 {, m6 c7 f% L& R
( ]( I5 h$ x: p: ^! s7 O' [) {3 Q    那年夏天的太阳很凶,嗅觉都能感受到温度。猪巷,胡家的门前,胡老头背着双手来回渡步,手指相搅在一起。他停下来,从裤兜里掏出包烟,点上一根,吸得挺起胸膛。胡老头的小儿子,胡安康,蹲在旁边的地上,愣愣的盯着胡家的门。一扇银色的铁栏门,内是扇郁红漆的木门,都紧张的抿起嘴唇。
/ C3 J8 L# [! x
% _/ F  p+ j: N" f& L烟蒂燃着,胡老头的手指这一烫,烟蒂便掉到了地上。空气有了重量,沉甸甸的,巷口的无花果树上趴满了阳光,碧绿的叶子像头发一样浓密。突然屋里传来一声响亮的哭啼,如同一串鞭炮的燃点,声音开始嘈杂。只听屋内有个女人喊,是个男孩。胡老头定住了身子,脸慢慢的,慢慢皱得像沙皮狗,咧开嘴,露出两排猥琐的牙齿,眼泪却流了出来。5 f/ f) W( X' N/ i5 ~2 P( |; o
  O* ?# ?6 L& N# f1 _1 X+ ~
胡安康伏在摇篮边,回头冲暗处说:“嫂子,要不就叫安阳吧。”& f; k: G7 F# v! Y. ]: G# S2 P
6 D. Z0 N( t4 y8 \# J" o7 E
胡安阳,这是安阳的父亲的名字。
" d! c; |; r4 y) w, t* f/ I
5 B6 C2 Z  V  B6 q$ y# G; F
! Q* i1 D; B. Z2 Y! [
2 ^# C3 w8 V) S9 i2 d$ l' y' d    【一】
- o5 \  s( v8 U
; O! J3 t# z! \- P6 C8 b- X . z, W0 x; I+ w0 [

# ~( N' t" Y2 d  颜召站在一棵番石榴树下。番石榴的枝干宛如瘦弱的女子,妖娆地扭着腰肢,树上已满是裸露的乳房。阳光的斑纹落到身上和地面,像一串串爪印。他呆滞的看着干裂的田野,那些裂纹如同兔唇般醒目。草木皆静。仰起头,眺望远处深绿的大山,心里莫名的浮躁起来。一会儿,他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灌上一大口,让水鼓起了两腮,再缓缓流入干燥的喉咙。­
% O8 U3 M( u, ^$ f- K; X
- V. h0 K! [. e! H& o: {  小卢坐在旁边的地上,屁股下掂了两只拖鞋,撅起一双粗糙的脚丫没有着地。抽着烟,左手拿个草帽在煽风。从他去车站接颜召至此,他们才交换了几句话,知道彼此是谁而已。­8 u: G# K2 }' A* Q# q) t

7 f( s( I; E. w- `2 t  “给我也来一根。”­
. p: q% S3 ?1 ^$ d: H( Q" A, E2 p
  他抬起头狐疑地看了看颜召,方从裤兜里淘出烟和打火机。颜召蹲下去,点上。­2 F) |+ m0 L4 I

: {2 C/ l8 _7 ]4 M2 [: R# A  “你也抽烟啊?”小卢憨笑着问。6 `, P6 V, q0 R( H. a6 s
8 S- d1 j7 ^8 y2 Q, q
  “怎么?”­# w4 E9 w4 L* N* o7 m
) c( c9 H/ P# D7 L; Y1 K2 i
  “看你样子挺斯文的。”小卢的口气很认真,言语像踏在平坦的水泥地面的脚步。­
. V" p0 l8 f8 R4 K$ f: p7 J
  @; _  ?6 b/ V0 Q/ Z  颜召微笑着没有接话。其实他不常抽烟,只在烦躁的时候抽。他现在有点茫然,山的后面是何等样的状况他并不清楚,这种感觉犹如瞎子举落手仗去敲击前方的地面。他­顿时想起了他父亲的眼神,愤怒像燃着的纸张。那记耳光似乎每次想起来都仍然能感到灼痛。直到颜召踏上来这里的火车,他父亲也没有再见他。­
+ q. S$ j+ }1 \9 [; S' e7 u  “颜老师,走吧。”小卢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 Z9 \( N8 k/ s8 k$ T* E$ N+ r  随山上的坡路,颜召留心地压慢步子走下去,视线越过一棵树,村子终于出现在眼前。村口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深刻出,淮地村。褪色的红油漆,石根下附满了干枯而泛黑的青苔,看上去显得有些萧条。这个村子不大,小卢说有一百多户人家。在高处望,屋顶都是用瓦片砌成的。青灰色的瓦片若隐有岁月的印记了。颜召并没有感到失望,也不欣喜。因为选择来这里只是为了逃避罢。­$ z$ i  w& _& P2 S6 T
  小卢领着他去学校,沿途不断和相遇的人打招呼,颇为热络。大家看见颜召,都会用余光打量他一番,从头到脚的,令颜召有点无措。
/ j  Y' H# W8 C& V9 M* v" L! V  c2 Q* e2 x; [- r6 b: W- _$ g4 d9 B( _/ }
    学校坐落在村子后面的一处高地上,很小,连名字也不见,只在教室的房檐上贴了六个字:知识改变命运。其实它看起来不像学校,只是一排民房,一共有六间教室,每间大约三十平方左右,还有一间办公室,稍远处有一间是教师的宿舍。墙面都被粉刷得雪白,在这个村子里显得格外醒目。房前有片开阔的沙地,中央立着根铁柱,柱子已经有些生锈了,五星红旗蠢蠢欲动地垂挂在半空中。没有铁栅栏,更没有指定的门。­
  v* H: O: q; m  小卢领着颜召来到宿舍楼。说是宿舍楼,不过也是个平房,只用木板在上方隔出了一层隔楼而已。­6 r! P5 w( z( _; w% X3 T7 h5 A# G

9 X% I) [6 y0 D  “老师们都喜欢住自个家里,只有我住这,为了方便看守学校。”­
: m! L6 d: t2 K$ x! ?, _( n' U
5 D) k) R2 k! X5 M& I: N) B颜召仰头看看阁楼,看到一格狭窄的方型入口,他走到下面,目光爬上去,正对着,屋顶上有一格天窗,小得如同眯着的眼睛。白光从玻璃罩直直地倾泻下来,落在他的脸上。& E8 x3 W( @& L: U. L

- Z/ H7 @# M3 y5 G9 B: a“隔楼是用来放些杂物的。”小卢对颜召的表现有点困惑。村里的屋子基本都有阁楼和天窗,不足为奇。* ]# G6 s% b2 G' o, M
2 x7 X, j, S  ^" `
颜召将行李放到一张老旧的木床上,床上还有一张破烂的草席。­
6 Q  K/ ]8 r* J6 i9 D3 S9 F# P7 E' ]2 w7 Y* r
    “校长呢?”­
* a% c! E+ |7 o( U' G( v' i! j" J# I+ A  Q) h) d( @; ~
    “明天才正式开学,校长回家了才托我去接你。你刚到先好好休息吧,明儿他就来。”­; ]( {# _9 r9 {4 m4 H4 w
+ h; p8 n/ }% x/ k; q8 S3 Z
    小卢安顿好颜召便出去买面了。颜召走到窗前,看夕阳被积云掩起,残余的光束温柔得宛如绸缎。起风了,五星红旗微微扬动。村子安祥的蜷着身体卧在面前,几缕炊烟懒懒上升。­
: B/ @- E. g9 v4 G7 ^8 E
% X& u0 A% A7 d( }5 x : n. P; z2 ?. F3 h8 A; Z* r
. W0 y/ w9 S- H) `3 q5 t
    【二】
3 _! X, T4 b$ T4 p" }8 ^6 E
( v; V$ K/ j6 e# C5 O& C- }2 B      
& H. t8 N5 d6 C7 x8 C$ L$ h# N. V
    鱼肚白的天色有点暗淡。安阳的母亲,胡胭红,坐在门槛上掰花生,一捏一按,花生米就嘀咚嘀咚的掉进木盆里。她长发及肩,前额用一个白色的发夹收起了头发。上穿一件印满小红花的衬衫,长袖挽到胳膊肘。着一条浅蓝色的长裤。衣服褪色了,色泽灰蒙蒙的。安阳突然从巷口跑过来,张嘴笑着,发出呃呃的声音。胡胭红脸色一沉,冲他吼:“你叫什么啊!”安阳指着巷口。
) a, b, W% J0 Y9 D" i
. V/ a5 t% m9 S1 u胡安康正推着一辆蓝色的自行车,从巷口走上来,背光的面容有些朦胧。安阳的弟弟阳光骑坐在车后座上,两只脚丫像骑马一样踩在后轮轴上,膝盖摇晃着。胡胭红顿了顿,用手指撩起垂下来的一缕长发,别到耳根。7 h: D5 G  a+ H4 G3 M& x# B2 L
( b9 q( o5 ?9 w  Z. f% B5 g  S
    胡安康大专毕业后在村里的小学任教。什么时候看到他都是一件纯白衬衫撘一条褐色或米白色的长裤。没有皱褶的衬衫,整洁得如同崭新的书页。
0 N/ D! P0 i5 r7 L6 q/ V& G2 Z# Z5 U7 F$ y1 A  Z6 L: Y: ^
    阳光从后座翻了下来,笑咪咪的说:“妈,我肚子饿了。”3 u1 [& |$ F3 j' ]7 b0 ~
9 z# E2 W8 [- Y. T. C* `
  胡安康正把车靠到墙上。胡胭红抱着木盆站了起来,让开身子说:“等下,还没煮饭呢。”阳光哦了一声,闪身进了屋里。
3 ^: T% K  |1 \( w2 @% e% s! O
9 M5 x( n/ ?" A0 w5 R  “你们怎么去那么久?”0 {* w" Z- B, H/ P1 K1 V/ C. T! E" z+ y

1 J8 c" y. E! S8 N( x& }, u) S+ K. A+ ~    “中午就报好名了,是带阳光去玩了一会。”
# x' v# b2 g9 H' G8 Z( C% i. m
9 _7 P' V/ o: S& R+ f" t. ~& ~/ V5 F    “来,到屋里,今晚就在这里吃吧。我让安阳去把爸也叫来好了。”! b  ^0 J7 B$ x" W6 n! o
  M1 A3 ], l2 b6 h. ^3 N
    安阳沉静的点两下头。
& i, o& Q: B* i. Y4 ^9 e2 G1 u0 o2 b9 |$ t
    胡安康看了看他,有点迟疑,说:“还是我去叫吧。”, {0 d9 [7 C6 k9 @0 Y# U

4 k  z/ o; Y, O; B) F    “不用,他会叫的。”安阳随即跑开了。0 N! H) j' R, m, |+ p
3 H% ?& t; q5 P
    “嫂子,你说安阳是不是也想读书?”没等胡胭红回答,他又说:“今天我们去报名,阳光说想要多发几本书,说是他哥要看他的书,拿几本给他。”+ h# C9 Y  M# ~" \5 `
. @7 J* f% q7 h+ q4 u
    胡胭红一愣,转而僵硬的笑了笑,把木盆搁到灶台,回头说:“他能学什么?!也就是以为读书好玩吧。你看阳光一写作业就哭,他是不用写呀!”
! s  {& L1 j7 j- C) A
# D4 H* T! i) x# J' X( y$ U      
* C% s) d" [: J$ e6 R  【三】! Y6 O& C( Q; `' ^- _& p5 T3 u7 Q3 ]
# K% K) f' d5 L4 f( [

/ G$ N+ s" `  `  校长姓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没有一点发福的迹象,高大挺拔。他的两鬓已经泛白,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现出狡黠的光泽。露出一副石头脸,领着颜召去认识办公室和教室,一边简洁的介绍了学校的一些情况。一到六年级,每间教室为一个年级。全校只有将近两百个学生。颜召担任五年级和六年级的班主任、语文及美术老师。­3 x" j! Z: J4 _: u
  午后的阳光照着一扇扇灰蒙蒙的玻璃窗,窗子窄而高,玻璃面有细密的花纹滤光,涌入教室的光会变得柔和且朦胧。走在教室外,耳边响彻着童音的朗诵声,齐刷刷的一片,偶尔在停顿的间隙里会听到一两个跟不上节奏的孩子清脆的声音。­
' Z1 i1 b" G/ C7 D9 s% q
5 I4 T7 d8 S4 m6 Q  颜召忽然看到了一个男孩。安阳站在学校前的开阔地,身穿一件宽松的红色背心,长长及臀,下着一条松松垮垮的蓝色裤衩,背后拖着一大捆树枝干,似乎是有意驻足在那里,望向学校这边。他们的目光刚相遇,安阳愣了一下,马上扭身向村里走去,背后拖动的树枝干摩擦着沙地,响起吱吱的声音,扬起的沙尘隐没了他的背影。黄校长还在说着什么,却发现颜召有点神不守舍,于是乎问他怎么了。颜召报以微笑说没什么。尾随着黄校长走向六年级的教室。心里在想,这是何等样的一个男孩呢,那种渴望的、怯怯的眼神。
 楼主| 发表于 2010-4-2 17: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晕,从博客复制过来有乱码,去QQ空间复制也有乱码,是华同的问题吗?发天涯上都没有乱码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2 19: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1 k2 ?# C) f6 p4 o

( E, ]' V. r2 r! w. f$ J ! b& W% H) L2 }% M: O3 w

% Z$ J3 p) L9 E7 ^2 @" N: g2 y) ?  颜召很庆幸,这些刚升上六年级的学生,对学习都比较积极,不用怎么费心思。小卢说是因为他们毕业后,初中得到镇上才有得读,这些孩子又都喜欢到镇上去。1 c/ b+ N$ o8 c6 w( R7 \
& R. o6 m! {7 L
      颜召来时是坐火车到市内,再转了趟车到镇上的车站的,大略看了看,狭窄的街道像蛇一样蜷曲,小贩们在地上铺上些布或者米袋子,就摆起蔬菜水果叫卖了起来,颇像一个菜市场。有门面的贩卖些衣服或小饰品,货色拙劣。矮小的书店不见满壁藏书,倒是像文具店一样,卖的东西杂七杂八,书成了羊头店里的狗肉。小吃店的门面灰扑扑的,随意的摆着几张老旧的木桌子和长凳,看着都觉得不干净。可对这个只有一个便利店的小村子来说,那里是无比繁华的。每个星期天大家都乐意去镇上赶集,许多人还经常拉着自家种的瓜果蔬菜去卖,换几张现钱来贴补家用。( w3 M* X* L9 D8 Q% ~

& T# ^  t8 i- z  不过五年级的学生可就不好管了。好动的男孩子如同泥鳅一样,很难拿捏。而女孩子开始蠢蠢欲动,像地下党似的。颜召经常去家访。但也不见情形改变。* z7 Z, D( }/ O2 {( U. N

( {( K+ X2 @9 Z* P- ~* H# @/ d      这天他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小卢慌慌张张地跑到门口,急促地说:“颜召,你们班的阳光和校长的儿子打起架了!”颜召一听,抽起身就跑了出去。哪止校长的儿子呢,他们三个打阳光一个,阳光被打得鼻青脸肿。颜召铁着脸将四个人一同撵到办公室,罚站,询问原因却问不出个究竟。三人一口咬定是阳光先动手的。可阳光只是昂着头,直直的站在那儿,不承认也不反驳。正好胡安康下课回来,刚进门就看到了阳光,他愣在门边,嘴慢慢张开却没说话。阳光也看到了他,慢慢把头埋了下去。$ b9 Y4 C0 u" _
% o+ @" D: J; N
      “颜老师,这是怎么了?!”
) B( _, t* E/ M  X1 c5 B" ^
" n& V! K  a$ J+ a+ E      “你来得正好,你问问阳光吧,为什么先动手打人。”. O9 e) |" _. x# q- J6 E  W

3 u3 i7 t- {" A! m- q      胡安康走了过来,对阳光的后脑勺说:“把头抬起来!”' t( y# ^- _$ g

  {' k1 l5 g* n; u      阳光方才昂起头,此时眼里却蓄着泪了,可就是昂着,不让泪水掉下来。胡安康心里一紧,打量着他的脸一会才说“他们为什么打你?”转着眼珠瞪向旁边的三个孩子。0 ]$ z/ n; a* o1 z  q4 s

% Y2 o/ p4 K7 i+ n      “说啊!”: z% O. i. z) T6 G

, z* C6 ~+ [1 s) N7 \! j. B, S      “他们骂我哥哥......”
6 S0 c# B( ?& N5 w& y) v) _( V8 R# f  V8 B0 [; S6 p1 M2 Q0 ?: G0 O
      颜召哦了一声,看向胡安康,胡安康却没有继续追问,于是他接着说:“可你也不能打架啊!他们怎么骂你哥呢?”1 Z4 k" ]6 Z0 k! C3 X2 C& {: ~

$ W9 U. q% E4 d" @& }      阳光瞪着颜召,眼泪涌了出来。
8 j( `+ {6 }* K  S
" D7 U' R0 M! y0 E' ?9 e      “他们骂我哥哥哑巴!”
0 {# S  i" ^+ K7 `* U9 k
2 Q. C2 X: q8 T& M4 ^* m1 x$ t      颜召的眼睛一下睁大,看着阳光。阳光的眉毛紧皱于鼻梁上,压抑的哭声却像一种呐喊。+ `& o. v" n8 s

2 p( r) O" |& p. |      颜召转头看了胡安康一眼,只见胡安康铁着脸,方才后悔自己问了这句话。上课铃声突然响起。刺耳的铁铃声如同一条项链系到了学校的脖子上,饶啊绕着。胡安康回过神,冷冷的对颜召说:“这事就算了,让他们去上课。阳光,过来!我给你擦点药。”也不等颜召支声便让阳光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颜召只得挥挥手背,示意孩子们回去上课。" K6 ~/ |+ }  w& Q/ n* }

+ T0 j0 p0 \* l8 i      9 c$ @6 G& c6 D' `1 F

3 T7 R) ]0 q2 ]& `; R! t2 J      【五】2 L% P* o8 c( [# ^! x

( S, b, k: k5 W9 Y
8 n, o0 u! x( `7 F- w5 D1 K4 C+ F5 {  N. [/ x! G5 N" `! o* y
       宿舍里的灯泡亮着,发出橘黄色的光。床头两边收挂起的蚊帐像拉开的帷幕,颜召正坐在一边的床沿埋头看书。因天气热,只穿件白色背心和一条松垮的条纹裤衩。小卢躺在对面的另一张床上,没有垂下蚊帐,背对着颜召。他是干脆打赤膊,套着条红色裤衩。他的床脚下放了个铁制的小圆盘,里面支着一盘蚊香,蚊香已烧剩下几圈了,猩红色的燃点袅袅升起一根细细的白烟,越向上升,烟就越散越淡。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虫鸣,听似近在身边,可又不见踪迹。颜召已经习惯了乡村的夜晚,这样伴着虫鸣看书和思考。他在家时,因为靠近马路,每晚总是伴着夜车的呼啸,如果碰上失眠,听着那种冗长的声音会使人感到无涯的空虚和寂寞的。
9 U7 Q7 r3 o0 e' O: Z0 o. U& e) ~3 _
/ m, H7 R- X5 ?: i6 U       小卢翻了下身,正对着颜召。他身材有点胖,怕热,伸手勾到床边椅子上的一把芭蕉扇,眼睛咪成一条缝,懒懒地扇起风。
2 c! W% z: K" T* H5 e+ d/ t
& z' ~$ p0 X' C" p4 n       “在看什么书呢?”
4 @  p  o/ ?% |# s
1 N3 k% q: e+ k0 s' v3 J       “《平凡的世界》。”
9 c+ r3 P8 H) ]. k, T# c; }' t* `/ M+ X5 ^. T( E! Y
       “哦,我听过啊,是那路......”9 q2 E4 Y$ s2 Y) V9 l
/ o/ ^: j$ [+ N0 b9 i& P
       颜召看小卢仰头露出疑难的表情,便微笑着说:“对,路遥写的。”1 t0 C  b) [( J! x

* g+ e* b/ C' r$ X7 o# ]& R6 F! O# a      “好看吗?”$ }% V( M& G) _- ^

: D# F% E8 F7 H1 [! e      “好看,我很喜欢这套书,看过两遍了。”
8 x4 B. m( o: D/ d+ h0 e# W$ M
      “哦。”# X/ k0 h, D1 y; p9 T$ E: W

7 j7 c; y! A+ f  U" C0 `! |8 P6 ]5 `      颜召把视线移回书里,结果被这一打断后注意力不甚集中了。抬头,看看小卢。- ^! ^+ U1 j1 w3 T2 L

7 B8 h" d' \9 G) \/ E% {      “唉,小卢,我问下你。你认识阳光他哥吗?”
9 ^, D6 o, O! y
' r0 C+ J3 t! @- e( N      “认识,他哥哥叫胡安阳。”# a" z+ G+ |! r/ d

( C* K2 m3 E; i! J; P6 n      “哦......他是哑巴吗?”8 O0 A3 `! O/ T2 F

+ D; p8 }6 f2 V+ T; Y5 J$ G. q      小卢稍微睁大眼睛,看着颜召说:“是啊,怎么了?”
- T3 w3 M+ _5 T; m& i" v
7 K7 z" c' Q3 m" a2 V1 p      “哦......”颜召右手曲起手指,托着下巴,眼睛看向地面。深灰色的水泥地并不平坦,一个小凹处有淡淡的阴影。小卢翻了下身,正躺着看向蚊帐的顶端,一会儿方才说:“那孩子怪可怜的。”0 p% R9 k; [( i* c; C1 A

/ ^" O9 \1 I  G, I! t: D  K( G      颜召抬起头,等着小卢说下去。* _8 _& w) P( Z+ M9 h, i$ j

! O. X5 ~& {, U+ q4 Z5 Q      “你不知道,他妈不喜欢他。他爸本来是在镇上打工嘛,就在他快出生的前一个月吧,回来时就碰到车祸死了。他爷爷找大仙算过,说是这孩子八字太大,才会克死他爸的。”
( a7 t+ n2 o4 I3 s% [8 v( V6 B. ]3 j! I
      “啊?他爸爸死了,那阳光是谁的儿子啊?”
* I4 R8 K9 I' o, e& ]$ I
" O7 {' E8 S/ U      “听说是她表妹过继给她的。不过我跟你说,这胡胭红长得可好看了,还没出嫁那伙跟很多男人有过一腿呢。她男人死了才一年,她丢下安阳,自己就跑去镇上的亲戚那里住,一住就是两年,回来时就抱了个孩子。村里那时有很多人猜阳光是个杂种,胡老头就和胡胭红闹翻了,要不是胡安康说好话,估计胡老头就要替他儿子休寡妇了。”1 I0 v1 |  z$ u6 g$ F! E
  x9 @' R4 E, N7 b- B; s
      颜召有点不以为然,可这是别人的家事,也就没有去多想。绕回来问:“那安阳是先天性的哑巴吗?”
! i+ N% \1 \4 j) F3 a: g5 ^
% G* N  w- @* M# n7 R0 G3 |      “他也真够倒霉的。七岁那年得了一场感冒。也不知道怎么别人的孩子感冒也就那么一两个星期,他喉咙怎么就坏了,成了哑巴。村里有人说这都赖他妈,说是他妈没有给他买药吃,拖着拖着就感染了。”6 Z7 ?7 w1 G  M0 d
: B) r+ n3 {2 K7 s2 a( W9 F/ l
      “那应该是发生病变的缘故。”
( X* b9 w8 W, D% T" {4 c5 M' u& |6 @5 Y* [/ A; Q8 Y& I2 V
      “谁知道呢。村里那个大仙说是胡安阳生来命就不好,避不了的。”: i# d) u/ T; Q

7 D; f: \$ C5 K0 l' Y( R9 g$ {       颜召的心里颇为不平。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信什么大仙大鬼之说,可他终究没有开口。他揣摩,小卢应该也信的。这村里初一、十五都要祭神,迷信程度之深,影响着这里的每一代人。孩子虽然接受了教育,可往往没有祖辈的教导来得深刻。一阵微凉的清风悠悠吹了进来,他转头看向窗户,窄小的玻璃窗敞开着双扉,外头一片孔雀蓝的底色,夜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4 17: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6 C1 V# ~$ K. c$ b* l0 L% Q0 n& Y5 A- O" \  A: G9 i# C* K
1 R' i5 n' r+ @& m0 B

0 C2 y7 X7 W$ B1 K+ q       入夜的猪巷,黑色作为底色,线条简约。除了胡家的窗户还透出一抹昏黄的光晕外,周围邻里都没了动静。胡胭红正提个冒烟的水壶,弓下腰给保温瓶添水。黄校长坐在桌对面的椅子上,他有些拘束,默默地看着胡胭红。胡胭红的花纹衬衫很宽松,衣领翻到第三颗扣子,露出了两根突兀的锁骨,黄校长眼睛不由自主往里一瞄,看到了胡胭红那对被内衣半遮半现的乳房,呼之欲出般,顿时他的两颊和耳朵一阵燥热。胡胭红倒是没有注意到,在旁边坐了下来。黄校长却害臊,支支吾吾的说:“我今天就是想来给你赔个不是。”胡胭红不急不慢地冲着茶,手举茶壶,依次在三个杯子上迟迟绕了一圈,又点着茶嘴再绕一圈,放下茶壶方才抬起头,拱手,说:“喝茶。”5 e9 h9 h+ [5 H* ]) W3 s; p" f
* b; x& V4 \6 X4 p8 o
       “胭红啊,你别往心里去,小孩子不懂事呀!”
; N0 r, @4 z- F0 k6 B
7 W6 `  Y& K7 B% T' v; Q       胡胭红自己端起茶杯,往嘴里送,抿了一口,移开茶杯,对上黄校长的眼睛说:“我家孩子也小。”顿了顿又说:“怎么不见嫂子一起来呢?”
+ j) E  {8 _- Q$ y% Q9 x1 ]" C: V2 @) S
       黄校长紧忙躲开她的眼神,表情有点窘,却不做回答。看到旁边的小铁床,回头问:“他们两小子还睡胡安康那吗?”* @- H6 ?$ R+ A' O* F+ f( }

7 e/ s& }4 |( b0 Q      “嗯。”
% q# Q" e0 z$ H8 m7 j* ?- Q* ]1 Q1 C0 W5 e
      “哎,胡安康那也挺小的。”6 X2 Q  Y& t* X0 ^& K$ i3 b* T
# q7 b) Q8 V4 [+ b
      “没办法。”0 @  b% v7 f/ ~! }- R( i0 S

- z  I4 x( ^* X      隔了一会,黄校长试探性地说:“要不......我和老师们商量下,让他们住到宿舍去。”
; P$ S0 Y  P# C7 u4 b6 S0 V
* P1 K$ Q! g( y. r: w% @$ \      胡胭红举起茶壶的手一顿,绕到另一个杯子,冲完后,说:“其实我也想过。你看我这里实在是太小了,也放不下两张床。先前安康打算要搬去宿舍的,老头子现在身体又不好,得他照看。我起初是想找个空房给他俩,可我和这村里的人都不大来往。你也知道。要是能给学校交点钱,让他俩寄宿,那倒是好。”
. s, D" Q8 J2 \- p/ j
/ T/ L, D2 ]9 H" o8 k: p      “嗯,钱不要交。教师宿舍挺大的,也就住着两个老师。”
. r5 E* F- _1 M# @9 S- m, O" z! d; Z1 @; Z" y2 m
      “不过,村里人个个是莲藕嘴,要是住那里得让人扯着辫子说的。”2 c8 Y, F+ a* ^5 a  Y/ ^  E+ ~8 `4 i5 ~( N

0 D, _  ?) a4 }' M. U( A( F1 {+ F( N      黄校长被胡胭红这么一说倒像喉咙卡到鱼骨了。他曲起食指在鼻梁下蹭了蹭,那里有淡淡的胡根,眼睛一亮,说:“这事你得让胡安康去跟老师说,就说把他的床位让给他两个孩子睡,说是我同意的。 ”0 y  u4 f& C# w9 S4 d! f

) I: q6 ^4 K, b      胡胭红一听,终于现出微笑。
+ _2 {6 g7 a* ~' l' g2 l# l/ p2 d2 x  C; ~. |
      “那我明儿就让安康去说。”虽不答谢,气氛却有了微妙的变化。7 |/ K! ~9 t1 r$ ~& c6 Y
/ B! f! U* A, m
      黄校长看她显露出来的欢喜,自己心里也好受了些。对他而言,这是弥补,亦或偿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6 12:3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下文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8-16 21:0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大作的雏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0-21 13: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华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同志

GMT+8, 2024-4-21 23:22 , Processed in 0.076817 second(s), 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